难论释义:案例之于一般法

难者常跟学生们说:师父的难处在于,当不阐述案例的时候,大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一旦阐述案例,案例就会成为一般法或事实本身。为什么会这样?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如果一个人只能看到有之以为利,那是看山就是山的水平;而只能看到无之以为用,那是看山不是山的层次;唯有无有同出而异名,才能来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

难论自上至下是思想–原则或规则–术法。术法是看得见的,原则或规则是若有如无的,思想是看不见的。这个世间存在一个思想的思想、术法的术法吗?这些都不过是我们观察的视角,而客观世界到底是怎样,自是两回事。视角可以有很多个,而客观世界就在那里,并不会因视角的切换而改变。故而不同视角下,事物不管以何种景象呈现,我们都要意识到它们其实是一回事。什么是一回事?万法归一。

正因为如此,一个真正的高手,如果能够做到一招鲜,就定能做到百法生,反之亦然。比如难论最高处是“实事求是,简单而为”,其下是“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再下是“流畅、活跃、标准、买卖点清晰”,最后是术法。每一次往下都是一次思想的具体化,是一次“例如比如”的过程。一个难论者始终要意识到,“例如比如”从来都不是,也不能当成要说明的事物本身。

比如难论说止损控制,在于找到一个止损小的标准,这个标准可以在历史中找寻,也可以在尝试中得来。那个标准是什么?比如1小时图上连续5个以13周期sma均线高低点为标准的止损设置,当然也可以是2小时或5周期sma均线,也可以是连续5个向上的13周期sma均线低点,可以是连续5个向下的13周期sma均线的高点,可以是5个靠近55周期sma均线的13周期sma均线高低点,可以连续某个特定止损大小的13周期sma均线高低点……

这样的“可以是”,动动脑筋,相信大家能找到或组合出很多来,然多少不是关键,关键的是在这些标准中能找到一个止损空间不大,且不会频繁触发止损的规律性表现;关键的是,不能把找到的那个标准当成这一设计思想本身。看山是山的人们,就会把难者这些“例如比如”,当成事物本来如此的样子,不经意间就陷入了一般法盈亏同源的迷障之中。

那有通常意义上的“比如例如”?当然有,只是我们依然得在”通常”中保有“一切以时间、空间、对象及条件”为转移的本能觉知,如此才不至于把“通常”当成了“一切或永恒“,才不至于不小心就陷入了惯性操作下的一般法深渊。故而难者常跟学生们说:高手说通常,那是真的通常,一般人说通常,通常就会是永远。一念之间,天差地别。

何为一念?思想。什么是思想?视角。故视角的高度即智慧所在,是众妙之门,是超凡入圣。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