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者到底想写什么样的文字?

早前有出版商联系难者写点东西,虽然彼时兴趣不大,但也没有马上拒绝。难者自然知道出版商们要求文字具有市场属性,比如简书出版就只接受现实题材长篇小说、通识教育、优秀个人成长等。唯有大众的,才是市场的,唯有通俗的,才是大众的。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它可以是大众的吗?能够是市场的吗?

交易的文字迎合了大众,迎合了市场,就无法迎合交易了。交易的文字,可以写得大部分人喜欢,并以为很容易懂。但喜欢归喜欢,以为归以为,文字里的道理,真正要看到,真正要明白,总是很难。而难者真的需要有市场的文字吗?想来不需要,对卖字的营生,现在的难者总归还是很难提上劲来。难者只是想写点交易的文字,给有缘人看,让有缘人懂。佛的文字从来不大众,也不市场,佛只是以普度众生的方式度有缘人。故而普度是要义,有缘是根本,而不是文字本身。

当然,这并不是说文字完全不需要大众和市场,而是于有缘人,文字的大众化和市场化水平被极度降低了。文字已经很简单了,也已经很明白了,更是极为生动了,无缘之人反反复复,也不会觉得其生动,更看不出其简单明了。而于有缘人,大众的市场的文字,又往往只会让他们疏之远之。人和人是不一样的,面对同样的事物,总有些人能看到大部分人永远都看不到的真知,看出大部分人永远都想不明白的道理。

市场有市场的逻辑,就文字本身而言,以为懂市场的人,又什么时候真正懂过呢?好莱坞电影烧钱的市场运作是常态,可失败的案例从来都很多。李小龙电影吻合了时代的诉求,得到了市场的认可,可是李小龙希望传承的关于解放自我的哲学,又被市场认可了多少?传承的东西,终归只能靠普度。就如我们的小学教材一样,写得再好,也需要一个强力的传承机制,才能做到市场化和大众化。

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真理永远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它们跟大众和市场之间,有着难以调和的矛盾。虽然真理可以在传播形式上,以大众和市场的方式呈现,但实质领会上,永远都不可能。真理传播形式的市场化和大众化,更会极大地提高人们认知真理的门槛,李小龙和周星驰的电影就是典型。简单来说,大众的市场的,基本上是情绪情感的,而情绪情感是不稳定的。故而大众的市场的,在传播形式上,也终究是短暂的,无法普度。

就让大众的市场的,按照大众的市场的方式办,而真理的精英的,按照普度有缘的方式办。此两者,没有必要捆在一起,也捆不到一起。于难者的文字,就如难者博客介绍中说的那般:是同道者的精神家园。故它从来不是给大多数人看的,也从来不需要大多数人喜欢,更不要求大多数人看懂。

难者不需要市场,难论不需要大众,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