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荡时用震荡指标,趋势用趋势指标?

甲乙者问:震荡时用震荡指标,突破后用趋势指标,可行吗?知道是震荡,不用任何指标都可以,趋势亦然。可是知道吗?当你知道它是震荡的时候,震荡就可能要突破了;而当你知道是趋势的时候,趋势可能又要结束了。如何避免这样的尴尬?没有震荡,没有趋势。震荡和趋势只是人们对市场行情的一种强行分类,并不存在对应的客观实在。

既然是强行分类,就可以强行不分类。分类有分类的好处,不分类有不分类的办法。比如难论中的段操作,就无所谓级别、盘整和趋势,自然也就无所谓突破了。更进一步,难论限定了级别,但也同时限定了盘整的突破。怎么限定?盘整形成的那一刻,也将随之突破,即不会“盘了又盘,震了又震”。同样,难论也限定了趋势的延续:九段极限。

强行定义,自然不是对市场的真实描述,但也不代表市场完全不在强行之中。如何平衡?选择和切换。总有吻合的时候,此时强行也就不再是强行了;在某一个层次因强行而失真,就用更高层次的真实来统一。难者常言:所谓定义,往往只是交易者观察市场的视角而已,真正限制人们的并不是视角本身,而是将视角与观察对象等同了起来。一个交易者的操作依据不是视角,而是视角下呈现的市场景象。

难者常言:打牌,如果输了算别人的,赚了算自己的,怎么打就不是很重要了,总有运气好的时刻。难者亦常言:没鱼的时候,多好的技巧也没用,而鱼多的时候,用不了多好的技巧。故而有时候,找鱼的技巧,往往比打鱼的技巧要重要得多。前者可以用来控制亏损,后者可以用来表达盈利,此两种统一于简单,于是有了有难论的操作思想:以简单的方式拉开盈亏比。

拉开盈亏比的从来都是市场,而不是交易者的方法,所谓方法只是对市场规律的遵循。就如挖堤泄洪,有水之自流,风吹草低,有腰之自弯。故而道德经说:绵绵若存,用之而不勤。何为用之而不勤?不用力而能用之。何为不用力而能用之?按市场规律办事,就会简单,似不觉用力。正因为是按市场规律办事,不用力而用,故不居功,是以不去。按方法办事的人,不会有这样的觉知,故常执迷于方法的神奇和自己的神通。

常言:成功的人找方法,人们不明白的是:没有问题,就无所谓方法。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问题,是人们真正弄明白了,却还找不到方法的。故成功的人真正在找的其实是问题。怎么找?换换视角。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