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应对交易中的被止损问题?

甲乙者问:被止损通常可以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机构大户们触发那些可以预判的主要止损位;一种是通过后台的小操控来触发止损。而止损又确实非常非常重要,那到底该怎么办呢?明明什么都知道了,却还不知道怎么做,不少人就是这样糊涂。当然更真实的情况是,这些都是想想就来的臆测,在此基础上瞎折腾。

市场中猜庄的人们,见过几个庄,见过几个庄的操作?猜散户的人们,又见过几个散户,见过几个散户的操作?基本的统计事实都没有,“预判的主要止损位”又从何说起?如果那是可以预判的主要止损位,且容易被庄主要针对,那就跟着庄做,即以“主要止损位”为操作目标,而不是以其为保护手段。而一个操控后台逐利的平台,资金的安全性都是个大问题,还谈什么止损操作呢?换个平台,或直接去做A股即可。

亏损无非表现为:少数大亏或频繁积亏。操作以频率来分类,无非低频和高频,低频者败于少数大的损单,高频者败于频繁损,不高不低者居中。而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故市场不可避免地会表现出一些统一而常见的亏损或失败,且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即频繁操作者的亏损散落在市场的各个角落,低频操作者的亏损集中在特定的市场行情之中。这种亏损分布特征,在交易之外的市场,其实也极为常见。

喜欢究竟的人们,自然会赋予这一特征相应的解释,就如很多散户会有“一买就跌,一卖就涨”的本能感知,于是认为市场在针对自己。可是亏损不就是会表现为“买入之后的下跌”么?赚钱不就是会表现为“买入之后的上涨”么?就如考不上高分的人们,很多题目一做就容易错,能得高分的人们,大部分题目一做就容易对。交易永远只有少数人赚钱,大部分人必然会处于“一买就跌”的状态,并在“一卖就涨”的感知里成就赚钱的少数人。

问题根源是什么?只想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于是连问题的描述也会不自觉地带有主观诉求色彩。简单来说,一件极为平常的事情,给以艺术性的表达方式,就会变得极不寻常起来。这是什么?催眠,即人们容易被其艺术色彩所暗示,特别是自我催眠的情况下。一个人都被自己催眠了成这样,怎敢轻言自己是一个坚定的实事求是者呢?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