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交易中学会点真东西并不容易

训练营中,就难论本身所描述的术法知识,已经够学生们折腾很久了,扩大到操作实践中,又会衍生出各种变式。总之,是有些复杂。正因为如此,难者总是尽量在训练营中将东西简化,简化到满足需求即可的水平。可是那些术法技能就摆在那里,这对那些缺乏“简单听话照做”天赋的学生,无疑是一种煎熬。

煎熬之处,在于师父总是拒绝讲解那些术法,而自己心中很想学习,更认为交易之所以还没做好,就是因为掌握的术法技能还不够。可是师父的权威压在那里,强来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终归是心里憋屈了。如此简单听话照做,就很难了。难在,虽然显性行为上会去做,可思想上、情绪上是跟不上来的。如此,在无意识的那一面,就总是在违背“简单听话照做”的苦海里了。

有学生会把术法问题变着法、变着形式、变着途径地来问难者,其实这点小心思,又怎么瞒得过难者的火眼金睛呢?其实如果只是回答这些术法问题,难者很轻松。可是回答了,反反复复回答了,又能如何,到头来学生们还是不会。为何?于绝大多数学生的交易需求,不需要这么多术法,也无需将术法精进到那么高的层次。于绝大多数的学生而言,也学不会这么术法,也无法将术法精进到那么高的水准。于绝大多数的学生而言,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精修术法。

站在这个意义上,还是挥之不去的贪念、妄念 , 主导了自己。于是乎自我之见,就会是全部,师父之力是怎么借也借不到了。对于如何才能成就一个交易者,难者有难者的认知。更重要的是,对于学生们来说,这是一个师父的认知。找一个师父,又不按照他的来,又是何苦呢?难者以往会有非实事求是之心,总是想着去改变或拯救什么。如今这心早已释然,非人力可为,一切随缘吧。

道德经言:太上,下知有之;其次,亲而誉之;其次,畏之;其下,侮之。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当学生们不按照难者的安排去执行,难者无非是把上述流程走一遍,走完还是找不到准心,也就基本上要放下了:缘分不到。于一些学习者而言,其实不学会或不学交易,未必不是福。平平淡淡工作着、生活着,就是这一生最好的归宿了。无论如何,交易总是只能有少数人赚钱,天道使然。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