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常执于非常道

曾经有一个交易了多年的朋友,找到难者,谈了许多自己积累的技巧。遗憾的是,尽管对市场或交易有“很深刻”的认识,还是亏多赚少。难者也就顺口那么一说:交易技巧没想的那么复杂,如果愿意,十分钟之内,我就能让一个人知道如何看这个市场。这个朋友听难者这样说,心里上就过不去了,觉得这怎么可能呢?难道自己所学所悟所研,都如此不堪?于是非要跟难者以十分钟为限打赌。

如他所愿,赌上了,非他所愿,真输了,输得恍然如梦,输得如梦初醒。但是仅仅能看明白,还是远远不够的。为何?并没有一个简单的灵魂,也没有一副简单的身体。所谓的明白,也不过是当下的借力而为,时过境迁,就会马上回到原来的模样。这一点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因为它就不是意志行为。

其实一个难论者去跟市场芸芸讲操作,往往很难被接受,因为理由太简单了,简单到怎么可能会这么简单,似没有理由一般,比如就是一个均线叉而已。在难论训练营中,难者都会反复强调最初技巧的至简性和归一性,可是要学生们一开始就沉心其中,总是难之又难。不经历一番寻寻觅觅,磕磕碰碰,回不到最初。而一旦有幸回到最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视为必然,原来如此。

大凡人们希望基本面、政策、消息……这些听着自己也能听懂些,又有些不太懂的高大上,于是深以为然。总之,是符合了日常生活中,对一个操作理由的设定。古语有言:大成若缺,大盈若冲,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大智若愚,大道至简。至简的是它的表现形式,而要看到至简形式背后的大道,则需要万千修为。何谓万千修为?三言两语,说不清,非同道者,不可语。

就如没有见过冰雪的人们,怎么也无法想象看到冰雪会是一种怎样的体会,甚至会本能地怀疑冰雪的存在。就如青铜面对王者时的困惑,这玩的是同一款游戏吗?怎么还会有这种操作?这难道不是开挂了吗?……而一旦真见了,真王者了,一切就简简单单了,真真切切了,尽在不言中了。

难者常在训练营中有这样的设定:师父,让大家做什么,就做什么,不要问为什么,心中也不要去想为什么,只想着把事情做成即可。师父又不会害大家,又能害大家什么呢?一切自有它的道理。这样简单听话照做的天赋,在我们小时候是本来如此的存在。可大多数人,长大了以后,这样天道般的天赋,就随成长消退了。

古语云:信不足焉,有不信焉。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