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思于万物之有无

有人问:什么是交易之道?难者:什么是篮球之道?有人问:怎么才能用缠论赚到钱?难者:怎么可以用均线理论赚到钱?有人问:怎么可以通过交易赚到钱?难者:怎么可以通过写字赚到钱?……人们总是在一些具体的行为和现象中出不来,总是只能看到万事万物不一样的地方,而看不到它们一样的地方。于是画地为牢,各自为限。

万事万物之所以能够万般存在,因为它们不一样,万事万物之所以不存在,因为它们一样。这有如川谷入江河,再无川谷,江河入大海,再无江河。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之所以能成,只是因为它们本来如此。就如鱼儿水中游,鸟儿空中飞,虽然游得畅快,飞得自在,可是它们自己并不知道为何可以做到这些,故而也就谈不上如何去传道授业解惑了。可是人类明白了其背后的玄机,于是有了万千神器,可玄机是看不见的。

交易也是如此,在交易中追逐的人们,总容易把交易看得比其它事物过于不一样,以至于“生活的过往,周围的人事”无法给出它们本能给出的指引,硬生生把自己变成了夏虫、井蛙、曲士。这种过分看重,往往不是偶然,而是本来如此的思维方式,于是方法之间、市场之间、操作者之间……就有了门户之见,高下之别……

作为一个交易者,当可以看到万法之间的相同之处,看到万事万物之间的相同之处,才能真正摆脱交易及其术法规则之类有形的束缚。正因为无形,也就变得有些玄乎了。看似什么都说了,又似什么都没有说。于听者,看似什么都听明白了,做起来又似什么都没听明白。就如难者常跟学生们说,师父不用案例说明,大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因为说的东西本就不可见、不可听……可是一旦举例说明,看得见,听得着了,案例又马上变成了真理本身。

难者常跟学生们说,看见和看出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需要看出的事物,是看不见的,看得见的事物,无所谓看出。以看见的东西操作,以看出的东西指引,不自觉间,当这两者混为一物的时候,事情就难免乱成一锅粥了。故道德经言:无之以为用,有之以为利。有无本同出而异名,却看不到同出,看不到异名,也就失去了其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