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K交易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有人问:裸K都可以盈利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在一般意义上,这样的问题可以等同于是一个病句,几乎无法回答。这样的句子,如果愿意,可以造出很多,就如吃米饭都能活着是一种怎样的境界?有些表达,语法上可能看不出什么问题,可语义或逻辑上往往很荒诞,而说的人却常常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为何?心中有因果。

比如上面这个问题,如果你认为裸k是一种很难的交易技巧,那所谓的境界就有了说法。可问题是,抛开裸K技巧的难度不说,我们也很难衡量境界一词。比如通过打游戏、写字、画画、打球等等都能赚钱,是一种怎样的境界?这些东西都是大部分人日常生活中够得着,却怎么也无法通过它们赚到钱的存在。这一点跟裸K并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它们跟境界一词挂钩,又总是有些格格不入。

反之,我们假定裸K技巧是一种难的存在,可是交易盈利建立在简单而为上,才是真正途。故而所谓的难度不过视角不同而已,就如中国人说中文,英国人说英语,谁又觉得自己的语言难,谁又觉得对方的语言容易?站在交流这个意义上,就交流水平而言,也是无法比较高下,更不要说什么境界了。以前在乡下,没钱人走路去上学,有钱人开车去上学,准时和成绩都看不出有什么必然的区别。以前作为走路一族的我,那时倒并不觉得走路有多难,现在反而觉得十分艰难,但从没有对走路生出境界之感,就如现下对开车、高铁、飞机之类无境界之感一般。

父亲玩电脑,让他学打字,有些小难,于是他还是心归写字的原生态。而对于写字一般的人们,感觉打字真的是不错,谁打不是一样漂亮呢?我父亲不是不愿意打字,而是打字的门槛有些高了;很多朋友不是不愿意写字,同样也是写字的门槛高了。人们往往不是因为有容易的办法不去学或用,而是这些别人眼中容易的办法,对自己来说有些难度太高了,故取彼取此。

而如果有容易的办法,又容易学,容易用,却不去学,不去用,这样的人,又有什么境界可言呢?就交易而言,不更是如此么?舍易取难,愚不可及,自取灭亡。如果一定要说境界,也许这就是答案。故而裸K不是裸K,只是K,K线技术不是K线技术,只是技术,裸K交易盈利不是裸K交易盈利,只是交易利益。于是问题可以简化为:交易盈利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境界?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