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亏损了是否只能怨自己?

有人问:如果一个交易员爆仓了,是不是只能怪自己?从纯主观意愿的角度,一个人如果要怨恨一个人或一件事,基本上没有谁能约束得了他。自古怨天尤人、自怨自艾、世仇偏见、欲加之罪者……从来都不曾少过。从客观现实的角度来说,谁承担责任,则怪谁。比如前段时间中国银行的原油宝穿仓事件,在法律契约基础上,就得各负其责,可是却很难尽如人愿。

如果一件事情,客观上能归罪某人,而又无法得到相应的补偿,那就只能怪天了,因为天就是这样一种怪不起的存在。如果一件事情,客观能追求某人的责任,可是怎么补偿也无法要回你所失去的,这样的怪罪也只能阿Q一下了。如果一件事情,客观上是某人的问题,可是你又无法或没有能力追究对方的责任,这样的归罪也只能起到心理安慰作用。简单来说,作为一个操盘手,亏损了之后,怪谁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如何怪罪,及怪罪能解决什么问题。站在这个意义上,怪谁都可以,怎么怪都行。

在红军危机之时,有一次毛主席与朱总司令闹了矛盾,一气之下,离开了战斗部队。后来红军多方受挫,才终于明白毛主席的正确性,于是想请他回来。可是如何要双方都下得来台的回来,维护住队伍的团结性,就是一个艺术活了。

毛主席给朱总司令写了一封信:我平生精密考察事情,严正督促工作,这是陈毅主义的眼中之钉。陈毅要我做八面美人,四方讨好,我办不到。我不能够随便回来,路线问题不解决,我就不能回来。

陈毅元帅看完这封信大笑不已,面对一脸捉急的朱总司令解释道:我的朱军长啊,你怎么就是不明白呢?老毛历来把你当兄长看待,如果你们之间有了分歧闹了矛盾,那就像兄弟俩一样,睡一觉起来,就什么事都没有了。按理说,老毛应该对刘安恭最有意见,可是他却只字未提刘安恭,只是一直在说我的事,拿我当了出气筒。他这是在告白天下,他只对我陈毅一人有意见,对其他人是半点成见都没有啊。如此,朱总司令才恍然大悟,不然他还真要负荆请罪去请毛主席回来了。

毛主席怪谁了吗?陈毅元帅被怪了吗?朱总司令该怪自己吗?……怪谁,怎么怪,在智者眼中,这都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不会为了怪而怪。这并不是一个该不该,能不能的问题,而是策略或问题需要不需要如此。正因为放下了“怪罪”,故而毛主席、朱总司令、陈毅元帅才不会被“怪罪”束缚,有着一个真正共产主义者的坦荡胸怀。作为一个交易者,大家能超脱其中吗?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