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改变了历史(十六)–大自然的蝴蝶效应

历史一再证明一个简单的事实:大自然没有国籍。雨水降落在每一个人和事物上,无论其富有或贫穷,强大或弱小,都同样冷漠。飘雪并不在乎是否把它触碰到的一切都染成软白。在一个由民族和国家构成的世界里,天气是伟大的平衡器,时刻提醒着我们:世界只有一个,我们共享之。

地球不过一颗小小的行星,非洲的土壤冲蚀会影响澳洲的降雨,纽约人行道上反射的阳光会改变乌兹别克的雨水。暴风雨系统过去、现在、未来都不会对超级大国有特殊照顾。虽然现在有雷达、空调、气象卫星、超导体……使我们可以利用、规避、对抗天气,但我们仍然很大程度受到天气的支配,且可见的未来恐怕还是如此。尽管人类尝试过各种高科技的手段来改变天气,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这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系统还是过于复杂,以至于无法掌控。

美国在实验改变飓风方向和雨季进行云种散播的过程中学到,在小规模范围内的天气改变,往往会造成意想不到的灾难。某一个地方的暴风雨系统看似被控制,它却会在其它地方突然出现。不管我们是否愿意,大自然都在实在地回应着我们。现代生活的便利设施,很多设计都旨在保护人类免受恶劣天气的影响,但却反过来影响着环境和天气。

草木匮乏、街道如麻的都市区,高楼大厦阻碍了风的前进,扩大了吸热面;空调解决了室内高温,却提升了室外高温……这些造就了热岛效应。于是东京出现了中国南部的棕榈、印度南部的鹦鹉,亚特兰大有了龙卷风和雷暴。而逃到佛罗里达取暖的雪鸟,其实正面临冻僵危机:20世纪初期,种植柑橘的农民来到温暖的佛罗里达,他们排干湿地,将河流改道。可是当湿地消失时,气温骤降,因为湿地白天吸热,夜间散热,是天然的温度缓冲剂。

如果说这些历史和科学教会了我们什么,也许是:人类既不是天气的主宰,也不是天气的奴隶,人类和天气是紧密结合的共同体,这是一种围绕地球上所有人类和生物的结合。人类可以选择忽视这一事实的存在,但这么做的风险必须承受。天气依旧是天气,自然还是自然,见或不见,愿或不愿,它们都会一视同仁:天地不仁。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