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改变了历史(十三)—迷失的西伯利亚人

每一个学龄儿童可能都知道: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的故事。当然,他发现美洲类似于一个现代旅行者发现一个较为偏僻的小酒馆:当地人早就知道它的存在。所谓的新世界并不是某些历史教科书所说而你又信以为真的那样荒无人烟。事实上,我们如今称为美洲的这片土地,在哥伦布发现它之前,其土著人口就有约1亿,而当时整个欧洲的人口才7000万。

那时居住在今天新英格兰的土著人也并不是游牧民族,他们有村庄和城镇。人们或务农,或从事手工业,其中很多技术足以与同时期的欧洲媲美。那么欧洲人凭什么能够如此迅速而彻底地将这块新大陆变成殖民地的呢?所有的原因,归根结底可能就是来自西伯利亚的寒风。

大约在4.5万年前,人类开始形成形成语言和技能。他们能够制造工具,虽然很多工具都是在矛和轮子的基础上发明的,而我们故事中的一项技术创新却更重要:针和线的发明。

冰期的晚期,在今天我们称之为俄罗斯的地方气温极低。今天的西伯利亚和那时的地貌相比简直就是热带天堂。西伯利亚被冰雪和冰川湖所覆盖,如此人们自然难以在这样残酷的环境下居住,直到针的发明。这个小发明使得人们可以将皮毛缝制在一起,做成外套、帽子及靴子。

其中远古的夹层服装技术,今天还被生活在北方的人们用来御寒,实际上这个良好的传统可以一直追溯到3万年前。当然,哪怕最好的夹层服装也有局限。随着气候在极地苔原带上下波动,人类也随着气候的变化而迁移。天气变暖,人们就朝北一点,气温回落,就朝南迁移。这种游牧式的生活使得苔原带的居民得以生存下来,同时也使得人群扩散到更广阔的领地。

大约1.35万年前,冰期结束,气温开始转暖,小股猎民陆续进入亚洲的东北角。他们中的一部分人漫游到一片如今已不复存的地方,这个地方被考古学家称之为中白令陆桥,它通过如今的白令海峡连接亚洲和北美洲。

即便在今天,阿拉斯加和西伯利亚之间的距离也很短,最近处只相隔4千米,厚厚的冰层有时可以供人们从一端走到另一端。1.5万年前还没有俄罗斯和美国,也没有边界,最重要的是,也没有白令海峡。美洲大陆的第一批人类并没有刻意踏上移民的旅程。他们与其说是美洲土著,还不如说是迷失的西伯利亚人。

少数亚洲人在狩猎和觅食的过程中逐渐东移,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西伯利亚大草原的居民向南向东迁移,填补了此前一直无人居住的土地,最后中白令陆桥消失在海面之下。当欧洲人在15世纪再次发现他们的亲戚时,他们再也认不出来这些人了。这又回到了故事的开始:如今称为美洲的土地上土著人口已经达到1亿。

尽管欧洲人在钢枪铁炮技术上稍微占有一点优势,但使他们能主宰美洲的却是一种秘密武器,一种甚至连欧洲人自己都不知道的武器:病菌。那时,人类大多数的疾病源于地球温暖的气候。随着人类进入西伯利亚等冰冻地域,部分生存在人体外环境的微生物失去了机会。美洲土著人的西伯利亚历史意味着,他们从来就没有形成对肆虐欧洲人的致命病菌的免疫力。当他们进入一片未开发的大陆时,美洲土著人也将疾病抛在了身后。

在17世纪清教徒移民登陆马赛诸塞之前,英国和法国渔民开始在新英格兰海岸捕鱼。他们偶尔也会靠上海滩与本地人交往,这些不起眼的接触却给本地人带来了灭顶之灾。不到3年,一场瘟疫消灭了新英格兰沿海90%以上的居民,相对而言,黑死病只夺走了30%的欧洲人口。

一个个城镇空无一人,遭病痛折磨但幸存下来的哀悼者,抵挡不住欧洲人的入侵。欧洲人的殖民速度十分快,因为欧洲移民往往只需要搬进被废弃的美洲土著人的村庄和农场。墨西哥人说西班牙语也主要是因为这个原因。当西班牙人开进今天的墨西哥城时,他们发现阿芝台克人已经遭天花毁灭,而西班牙人基本上对天花都具有免疫力。

欧洲移民定居下来以后,带来了更多的疾病。他们在农场上养殖很多并非本土生长的牲畜,这些动物携带了更多的病菌传给了当地人。当时的欧洲人和美洲土著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病菌。他们只看到一个群体被一次流行病毁灭,而另一个群体却毫发无损。

许多土著人在面对如此毁灭性的打击时,开始认为他们的上帝背叛了他们。有历史记载,本土萨满教巫师破坏了他们部落的圣器,部分人皈依了基督教,还有人选择了自杀。等他们有能力重新集结起来挑战入侵者时,欧洲人早已站稳脚跟。

欧洲人把这些疾病看做是上帝在帮他们,这就增强了这块土地本来就应该属于他们的信念,直到18世纪,疾病的原理才逐渐被人们知晓。亚洲北部恶劣的气候带给了美洲大陆土著人几个世纪前所未有的健康,却也正是这种健康导致了他们的毁灭。由此可见,西伯利亚的冰川风为我们今天熟知的美国社会顺利发展铺平了道路。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