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改变了历史(十二)—我的教皇好过你的教皇

雷电常常被看作是上帝的旨意,在神话中往往占有特殊的位置。古埃及神话认为塞斯用铁矛制造了闪电;希腊众神之王宙斯用闪电左右特洛伊战争;雅典娜借用宙斯的闪电惩罚傲慢的埃阿斯;斯堪的纳维亚人则认为闪电是雷神铁锤激起的火花;古波斯人认为雷电是对十恶不赦之徒的惩罚。

中世纪的教堂都篆刻着驱散闪电的教堂钟。人们相信钟声能预防风暴。讽刺的是,钟恰恰是吸引雷电的典型存在,不少敲钟者就是命丧于此。如此就不难理解,当红衣主教团为教皇选举和教廷选址问题争论不休时,一道闪电击中选举大厅会意味着什么了。教皇选举议会上16位红衣主教:绝大多数是法兰西人,只有四位意大利人和一位西班牙人。

当他们在罗马举行选举议会时,一场巨大的暴风雨也正在酝酿之中。大厅外聚集着一群反法兰西的天主教徒,他们高喊:我们要一个罗马人当教皇。部分示威者冲进圣彼得大教堂的钟塔不停地敲钟。暴乱的人群清楚地表明,如果下一任教皇不是意大利人,法兰西红衣主教可能无法活着离开大厅。好像得到某种暗示一般,天空中一道令人目眩的闪电穿入大厅,击碎了家具,窜起来火焰。这是上帝旨意的清楚表示,红衣主教正式决定将教廷从教皇居住了七十多年的法国阿维侬搬迁到罗马,并选出了一位意大利教皇–乌尔班六世。

然而,法国的红衣主教们很快就后悔了这个决定。乌尔班并不是教会众望所归的人物。在被选为教皇前,他一直表现的少言寡语,谦逊有礼。然而一旦权力在握,他就显露出了令人不快的一面。他的个性更适合做现代脱口秀节目中看似博学,实乃空谈的嘉宾。乌尔班动辄辱骂红衣主教们,以至阿维侬的红衣主教们很是反感这位教皇。

法国的红衣主教开始后悔在那种特殊的情况下作出的决定。雷电的凶兆不一定意味着他们一定得选一位罗马人做教皇,或许是上帝在警示他们即将犯下的大错。法国的红衣主教于是宣布他们最初的决定无效,因为当时受到了暴动人群的胁迫。他们再次召集教皇选举会议,选出了一位新的教皇–克莱门七世。

这位瑞士出生的教皇把教廷前会阿维侬,可是乌尔班并不打算主动离职。天主教民众开始就该服从哪个教皇发生争执。每个教皇的支持者都把对方教皇贴上假教皇的标签。双方都声称对方采取的行动无效。乌尔班的7名红衣主教去请求他退位,以结束纷争的局面,结果都被处死了。

乌尔班死后,克莱门以为罗马人会欢迎他这会真正的教皇,但是他错了。乌尔班的忠实信徒选出了一位新罗马教皇–博尼法斯九世。两个敌对的教皇继续统治,直到1409年召开比萨会议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在会议结束时,这个世界反而同时有了三个教皇:会议又选了一个新的教皇亚历山大五世,来取代两个你争我斗的教皇,但是这两个教皇都拒绝下台。直到1417年,所有西方基督教世界一致承认马丁五世,问题才终于得到解决。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