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盘指数节前的最后一个劫

时间节点已经来到一个相对很敏感的节点了。从去年年底以来我们一直在强调的业绩风险,很快就要来到大考的期限。如今疫情已经完全扭曲了这个常规大考的背景及到来的时间和方式。此前我们在《大盘指数启动时的成交量特点》、《大盘指数开始有些反调了》、《大盘指数已经有了第一步的启动特征》等博文中相继介绍了大盘指数在20分钟上难论走势操作的标准性及成交量特点的把握。

如今看来,难论走势特征上的操作已经有些完美了,无论是20分钟或30分钟当下的这个第三买点,都是逃不过的,而站在30分钟图上,更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二三买点重合。然最近成交量虽然有连续地表现,但离设定的成交量的启动特征还有一段距离,也无法达成我们此前期望的难论走势形式般完美成交量特点了。

但不管怎么样,就如前面那几篇博文里说的那样,关键的不是后面的表现了,而是你已经按照这些策略执行了。交易的简单性就在这,而如果没有按照这些操作策略执行,当下说当下,那实则有些扯淡。曾经的当下,是为了当下不再当下,曾经的果断和简单,是为了当下无需犹豫和复杂。

于我而言,操作之风险通常只在于黑天鹅事件,其它一切的风险,都是可被操作的风险,都是来得及反应的风险,都是可以被常规管理的风险。而对于黑天鹅事件的风险控制,通常的处理方案是时刻准备着,听天由命着。如何时刻准备着?永远不拿影响生活的钱来操作,逐步把利润抽取出来,直到只拿利润进行操作。且利润操作本身亦然要遵循这样的逐步抽取原则,如此方可永远保证外面的钱比里面的钱多,多得多得多。

故而,对一个相对有些水平的操作者,对错本身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对错发生的时间、空间、对象及条件,并对它们进行管理。如此,你可能会发现,人家对的时候,你也对了,人家错的时候,你也错了,可是人家的钱比你却多很多,甚至你完全可能是巨亏的。不过是你对的时候对得不够,错的时候错得离谱罢了。

就如当下,为何我们从去年年底以来一直在讨论这个业绩风险?不在于真的能提前知道这个风险及其表现,而在于你一直会为这个风险进行操作准备。而上面那些博文提到的操作,就是对这一风险进行的操作准备之一。实际上,在业绩风险的时间窗口之前,在疫情的风险激荡期,难者一直在不断地跟学生们提醒,坚持我们选股原则的重要性。

为何要坚持?因为你有更远的目标。为何要看着更远的目标?因为眼前的目标已经很模糊了。实际上,当下已经很难说清疫情与业绩这两个因素的互动关系了,但也仅限于当下,也仅限于看不清。为何?因为操作上你是可以处理的,不过上面说的时间、空间、对象及条件而已。

可就目标本身而言,你真的有吗?大部分人有的只是一个期望,而不是一个实实在在地操作目标。有一出,没一出,那不是目标;心里想想,嘴上说说,笔上写写,那些都不是目标。而那些你明白的操作,理解的道理,都只有用才有用,不用就一点用都没有。

如何才能做到这种自觉?信仰它。信仰,是你对一个道理的崇拜和信任。它让你知道自己是谁,让你有力量,让你永不放弃。这就是为何人们会感慨,明白了很多道理,还是过得不好的关键所在。故而难论中一直强调,对一个东西,知道、理解、认同、信仰是四个完全不一样的层次。

一个人为了自己的梦想,无论一生境况如何,心中不可蒙尘。你自己选的路,当分不清对错的时候,就记着两个字,不退–《长安十二时辰》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