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改变了历史(十一)–从天而降的条约

在古代西方,冰雹往往被看成是上帝发出的凶兆。欧洲人尝试过在教堂敲钟和发射大炮来避免冰雹,但没什么效果。正因为如此,1360年4月13日,当爱德华三世的军队行进到巴黎至沙特尔,突遇冰雹袭击,他顿时就感到了事态的严重。

14世纪的英国和法国,跟如今大不一样。国王、王子和继承家族财产的封建地主都有各自的封地,彼此会为了保护和扩张而不断发动战争。爱德华三世宣称自己为法国国王,故事要追溯到1066年的诺尔曼征服,当时不列颠群岛和法兰西,被分割为许多与如今英国和法国相当的小王国。其中一群好战的法兰西人,即诺尔曼人,1066年从黑斯廷斯登上不列颠,并很快横扫英格兰。

诺尔曼人在此后的20年中,几乎完全接管了英格兰人的封地。上层社会使用法语,牧师和学者使用拉丁语,只有平民才使用盎格鲁撒克逊语。可征服者与被征服者之间彼此通婚,一个世纪之后,就很难再把诺尔曼人和英格兰人区分开来了。有权势的盎格鲁和诺尔曼规则常常会在英吉利海峡两边都获取土地,并且一年之中在两地轮流居住。这种独特的盎格鲁–诺尔曼结合,为后辈带来了诸多麻烦。

由于彼此通婚,如今已很难再分清哪些领地属于英国人,哪些属于法国人。在1244年,法国国王下令让臣民选择他们愿意效忠的国王,任何居住在我的王国,同时又在英国拥有财产的人都不可能同时全力效忠两个君主。他必须要们完全依附于我,要么依附英国国王。他们选择了可能效忠的国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就乐意放弃有价值的土地。

这就把我们带回到英法百年战争的初期:当法国国王查理四世死后,英格兰的爱德华三世,认为按照家族血统排位,他是法国王位合法的优先继承人。可是法国国会不同意这种说法,他们选择了菲利普三世的孙子菲利普六世作为国王。1340年,爱德华自封法国国王,他充分利用诺曼底和布列塔尼之间的政治冲突,侵入许多法国重镇,并把它们变成了远征的军事基地。

此后的15年,爱德华迅速平定了法国人的抵抗。1346年,英国人赢得克雷西之战,一年以后他们占领了战略重镇加来。1356年,爱德华的儿子,俘虏了菲利普六世的继位者约翰二世。到了1359年11月,爱德华的军队已推进到兰斯。法国国王的加冕仪式,通常就在这里举行。看来诺尔曼征服似乎要倒过来了。

攻打兰斯并没有爱德华预想的那么容易。冬季,对这座新加固的城市进行围攻并为奏效,来年春天,爱德华试图攻占巴黎也是失败了。1360年4月13日,英国正朝沙特尔开进,一场异常猛烈的风暴突然降临。大量马匹和只穿了皮衣的普通士兵,当即就被冰雹砸死。军队抵达布勒丁尼村庄时,已损失惨重,人心惶惶。

爱德华三世和他的将士,以前也经历过天灾,他们把这些灾难理解为上帝的愤怒,而自然对你发怒时,说明你该停止了。于是,爱德华很快就放弃了法国王位,并签署了布勒丁尼条约。在获得一大笔赎金后,爱德华放了法国国王约翰,班师回国。

故事到此似乎应该结束了,然而事实上,它才刚刚开始。条约对法国一点也不利:加来和阿奎丹被割让给爱德华,相当于把整个法国南部让给了英国。法国人只好默默等待,积蓄力量去挑战这次领土掠夺以及随之而来的繁重赋税。1360年的和平很快又被打破了。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