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论最难的是不是当下的判断?为什么这么难?

任何一个理论或一次操作,当你还有难这种感觉的时候,是无法在市场中获得长久成功的。何谓难?我们将那些经常或长时间做不到的事情,称之为难。而事情一旦到了容易的程度,基本上就到了本能及常识的层次了。何谓本能及常识,即自动自如,反应极快,你基本上意识不到“判断”的动作存在,甚至在意识层面完全不存在“判断”这回事。

故学习一个交易理论或进行交易操作,为何不从一开始就放弃“判断”这个动作开始呢?不判断,故无所谓判断之难。即交易的当下性,有如一个人面对红停绿开一般,又何必判断,它是一种本能反应或感知常识。

你不会想:为何要是红停绿开,而不能是绿停红开或是其它什么规定,也不会或无需想何时会是红或绿,看着并及时作出反应即可。当然,随着技术及人性化的提高,红绿灯目前也有了时间提示信号,可是你依然不会去想为何是这个时间间隔,而不是其它的什么时间间隔,你对这个时间的反应,依然有如红停绿开。

哲人维特斯根坦这样说:因果关系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迷信。判断源自于人们的因果执念,既然是最大的迷信或执念,故要放弃当下的判断,也自然就是很难很难的事情了。其实你跳出来看这个问题,就会立刻明白:其实所有的交易理论去做“当下的判断”都很难,而不是单独缠论如此。就算你放宽到非交易理论层面也是如此,甚至你都不知道下一秒自己的命运,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世事难料了。

从现象到现象地学习及操作,放弃因果判断,是这个市场最基本的生存之道,就如我们天经地义地根据太阳东升西落,四季更换安排工作生活一般,而无需去想为何会如此,接下来这些现象还会不会延续或重复。为何?因为它们一直如此,N年如此、N次地如此

老子,一个古往今来都足以傲视宇宙的圣人,在《道德经》中这样描述:孔德之容,惟道是从。道之为物,惟恍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窈兮冥兮,其中有精。其精甚真,其中有信。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以阅众甫。吾何以知众甫之状哉? 以此。

何意?老子这样古往今来的圣人,其对万物初始之道的认识,依据的也是这“自古及今,其名不去”之法,即一直如此,N年如此、N次地如此。那么我们这么做,也不过是效法古圣而已,又有什么好委屈的呢?有什么想不通的呢?我们又能比老子高明到哪里去呢?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