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难者序曲

还有一个小时不到,2019年就要过去了。回首往昔,感觉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标准的《难论》走势。一段涨势之后,接一个三段盘整突破,继续接一个涨势,然后在更大级别重复这一运动。不同的是,以往是时运带着自己发展出这样的走势,现在自己对走势的发展,有进行一定程度的干预能力了。

想着大A股,大中华也在走一个更大级别的趋势运动,看来还是有机会跟它们一起风云一程,心海碧波潋滟。2020多么养眼的一个数字,现在的人们很是流行这样的双数。比如“双十一”已经具有旷古烁今的购买力,可是这样还不够,紧接着又出招“双十二”、“双旦”的组合拳。这让我不禁会浮想翩翩,2020年会有些怎么样的惊奇或者惊喜在等着自己呢?

毕业之前,以专家学者的身份,穿梭在各地公检法部门,常常会被冠以老师的名头。稚嫩的自己,那会儿,总是会有些不好意思,怎么就能承受得起“老师”这个称谓了呢?也许是他们一种业务交际中的习惯用法吧。可是自此之后,好像就跟“老师”有了不解之缘,毕业之后,第一份职业还真的就是教师。往后无论身份如何变迁,在不同的时期,总是会有一个浓墨色彩的老师身份。应该这么说,其实自己也是很喜欢这样一个职业,自觉不自觉地就会走到这个角色里去。

这个身份的好处,就是会鞭策自己不断地学习,不断地前进,并自然地去约束自己的行为。否则,又如何去传道授业解惑呢,不误人子弟才怪呢。在交易的道路上,走了许些年,认识不了少人,被不少人影响了,也影响了不少人。能够被影响,说明自己还不是那么封闭或油盐不进;能够影响别人,说明自己还是能够散发出些柔和的光芒。

2020当是一个承载梦想的年份。于交易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职业理想,这只不过是一个可以把爱好当生活的工具罢了。自己希望际遇的是,把这个“老师”的声音传播得更广远一些,温暖一些,阳光一些。我很早就对自己的人生价值有一个定义:不能就这么在这个世界走一回,却什么都没留下。泰戈尔说:天空依旧无痕,鸟儿却已飞过。世界这么大,我这么小,但也依然希望,当往后有小孩偶尔仰望星空的时候,能够让他看到,自己曾经争取在天空留下那一片云的美好。

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比思想和知识更经得起岁月洗涤呢?我想,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清晰的人生价值定义。这样才能给自己的灵魂一个归宿,不至于让它游荡百年,却居无定所,终无所依。我们又怎么忍心亲手这样去做呢?不管大家忍不忍心,我是不忍心的。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