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改变了历史(七)–英国何以成为日不落帝国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记载的大规模流行性疾病,大约发生在公元541年。它肆虐欧洲各国,所到之处,尸骨如山,人烟稀少。那些在鼠疫首次爆发中幸存下来的人们,只能惊恐万分地眼睁睁看着亲人死去。然而当鼠疫再次来袭的时候,之前幸运的人们可能就不会再那么幸运了。

在查丁尼统治时期,鼠疫的爆发夺走了罗马帝国一半人口的生命,这极大地削弱了帝国,也打破了世界力量的平衡。最早的大不列颠人不是英格兰人,而是凯尔特人。公元449年,不列颠群岛遭到盎格鲁部落的入侵。盎格鲁人来自今天的什勒斯威格-荷尔斯泰因地区,他们的语言是由荷兰沿海沼泽岛屿上的弗里西部落语言演变而来,是今天英语、德语及荷兰语的前身。

盎格鲁人连同撒克逊人和朱特人血洗不列颠权群岛。当地的不列颠人被迫大肆逃亡,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入侵者在岛屿上散开,并定居下来。尽管盎格鲁人是新来者,他们却把不列颠原著居民戏称为wealas,意味外国人,welsh(威尔士)一词就是来源于此。这可能有助于解释为什么凯尔特人不是很喜欢他们的邻居。不列颠东部的盎格鲁人和撒克逊人与西部的凯尔特人彼此井水不犯河水。

英格兰人似乎根本不打算去学习被征服者的语言。凯尔特人也不愿意与入侵者做生意,他们通过大海与法国、西班牙及地中海沿岸国家进行贸易。这对于凯尔特人和英格兰人都有着深远的影响。当鼠疫在欧洲肆虐的时候,它首先通过货船传播到不列颠。结果位于不列颠西部的凯尔特人,由于频繁与地中海国家进行贸易,而遭到鼠疫的巨大破坏。相反,盎格鲁和撒克逊人却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岛上的势力平衡由此被打破,英格兰人开始入侵凯尔特人地区,并把它们变成了殖民地。

这就是大英帝国的开始。英格兰的殖民势力逐渐扩张到爱尔兰、威尔士、苏格兰,然后进入加勒比海、印度、澳大利亚和美国。在6世纪气候和鼠疫事件以后的几百年里,多米诺骨牌从不列颠开始坍塌,并最终改变了整个世界。

到底是什么促使这场改变世界的鼠疫呢?当然是天气。公元530年前后,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太阳的大部分热能被阻挡长达一年多。科学家推测可能是一次大规模的火山喷发或者彗星撞击。无论如何,这次事件造成大量尘埃扩散到空中,对世界气候造成破坏。结果东非遭受了严重的干旱,干旱之后又是泛滥的洪水。生态系统遭到连锁反应般的破坏。

首先,以粮食为食的沙鼠和田鼠大量死亡,继而导致以它们为食的动物大量死去。然而干旱一结束,丰沛的雨水使植物迅速生长,繁殖能力强的沙鼠得以快速恢复,但是沙鼠的天敌却恢复得要慢些。在理想的情况下,一对沙鼠一年内能繁殖出一千多只幼鼠。很快,沙鼠和田鼠在东非横行。

沙鼠可以携带鼠疫但是自身却有免疫力,而靠沙鼠为生的跳蚤却没有这样的免疫能力。于是跳蚤在非洲开始发病,它们饥饿难耐地噬咬着任何它们能找到的动物,并把病菌传给它们。鼠疫就是这样被传播到黑鼠,也称船鼠,因为它们习惯藏匿在货船上。黑鼠一路航行到培琉喜阿姆港口,罗马人在这里卸下大量的象牙。

在高峰期,罗马每年差不多从非洲进口50顿象牙。但是蔓延各个港口的鼠疫几乎中止了象牙贸易。君士坦丁堡受到鼠疫袭击后,人口从50万锐减到不足10万。鼠疫从这里向北蔓延到法国和英国。盎格鲁人开始了他们的征服之旅。

鼠疫中崭露头角的真正主导力量是英语。在当今约2.8万种语言中,只有10种语言是1亿以上人口的母语。英语是3.5亿人的第一语言,约占世界人口的十分之一,只有说汉语的人比它多。但是英语已经成为世界各地首选的第二语言。世界上大多数的广播、书籍、报纸以及国际电话,都在运用这种从日耳曼部落进化而来的语言。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