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六十九

《道德经》第七十章原文如下:吾言甚易知,甚易行。天下莫能知,莫能行。言有宗,事有君,夫唯无知,是以不我知。知我者希,则我者贵,是以圣人被褐而怀玉。 作为一个《难论》有成者,对于本章当会产生极大的共鸣,我们当下不就是处在这样一种思想境界么?

曾几何时,我也是一个对实事求是之道不以为然的家伙,对辩证唯物主义哲学甚至还有些戏谑,可如今这些恰恰已经成了自己观世界的本能,此生将坚定的信仰下去,不会再变了。尼采说,更高级的哲人独处着,并不是他喜欢孤独,因为在周围找不到他的同类。

在电视剧《天道》里有这样的话:原来能做到实事求是就是神话。由此可见,人要做到实事求是有多难,而做到的人却成了说鬼话、办鬼事、倒行逆施的人。常人思维碰上无法理解的平常事或人,这样的事或人,要么就成了神话,要么就成了鬼话。

那如何才能理解这样的事或人呢?言有宗,事有君。宗、君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主。没有主,又哪里来的主义、主意呢?主无处不在,简单来说,支配人的价值取舍行为的那些东西就是主。理解了一个人的主,再去理解其言、其行,就是很简单的事情了。

可是仅仅只是如此,那还够不上圣人被褐而怀玉,即言之宗,事之君是玉,莫能知之言,莫能行之行为褐。道德经用了那么多篇章,用生活中看得见的大量案例、比喻,从多个角度及实践层面,对先天之道,唯道是从的思想进行了阐述。这说明其易知易行。可是用这么多的篇章,如此丰富的语言来阐述一个八个字的简单思想,又在另一个意义上说明其难以懂,难以行。

事实上,自古及今研究道德经,为道德经作注的没有千万,也有万千了,可是依然无法统一。为何?没有归结到言之宗,事之君上面来。正写《道德经》系列,就是站在先天之道,唯道是从的思想,抛弃自己的那些文化、宗教、价值……来还原《道德经》本来的样子,即归主位,正也。

可是尽管是正写,又有什么用呢?只要不是自己觉到悟到的,没人能给我们,给了我们也拿不住。只有自己觉到悟到,自己才有可能做到,能做到的才是自己的。哪有外在的主,驻心的主,才是真主。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