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六十六

《道德经》第六十七章原文如下:天下皆谓我”道”大,似不肖。夫唯大,故似不肖。若肖,久矣其细也夫。我有三宝,持而保之:一曰慈,二曰俭,三曰不敢为天下先。慈故能勇;俭故能广;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今舍慈且勇;舍俭且广;舍后且先;死矣。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

本章我们就在字里行间来阐述一下流行中的曲解。天下皆谓我道大,流行的注释将我道解释为我即道。这显然全然不吻合整个道德经全篇的表述逻辑,老子从未这样评价或描述过自己。这里就将我道直接通俗化为我说的道即可。

似不肖,不少人注释为:不像任何具体的事物。这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这样去解释,但少了些意境,更难以体现出“不肖”的真正含义。不肖,即不似其先。道,先天地而生,不知有始,无有其形。这很吻合不似其先的表述啊,完全没有主观去完善的必要。我们进一步,若肖,即似其先,从的本意来说,完全吻合久矣其细也夫的逻辑。

不敢为天下先,故能成器长。这里很多人将器长,解释为万物之首长。这就完全偏离了基本的事实。本章中,老子冠之以我有三宝,即以我之名,来阐述慈、俭、不敢为天下先。慈、俭还好模糊一下,可老子什么时候就有了万物之首长的地位了呢?史料中从未有这样的记载。

我们当延续慈、俭的成就逻辑,来阐述不敢为天下先下的器长。器者,有所长,必有所短。夫短,故为天下先,以补其短,成其长。这是基本的思维逻辑,可是老子在这里却是通过不敢为天下先,反其道而行之,以成器长。长是长度的长,而不是长官的长。器倒是可以解释为万物,但就以器表述,最为贴切。

最后,夫慈,以战则胜,以守则固,天将救之,以慈卫之。此句不少解释为:慈爱,用来征战,就能够胜利,用来守卫就能巩固。天要援助谁,就用柔慈来保护他。这显然文理不通。这是一个典型的因果关系逻辑而已。夫慈,故因慈而战则胜,因慈而守则固。为何?天将救之、以慈卫之。这是基本的道德经思想逻辑。

故本章需要被正写的是:尊重老子本身的基本属性,尊重文字的字面本意,遵循道德经贯穿始末之道的统一性。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