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投资里的简单与复杂

有这么一个故事,大意如下:德国一家工厂有一个全封闭的精密机器坏了,请了一个专家来诊断。专家到后,经过不长时间的检查,在机器的表面的某一部分划了一道杠,告诉厂方从这道杠切开,然后调整里面某个零件。

厂方照此办理,把机器修好了。专家要求支付一万马克,厂方大吃一惊,说:你只是动手划了一道杠而已。专家说:我划的那道杠只值一马克,但我知道在哪划杠值9999马克。

交易也是如此,即简单的买入与卖出。但据此认为交易就是一件简单的事,一切从简,那就可能要吃大亏。那些津津乐道于买入与卖出技巧的交易人,无异于看到专家在机器上划了一道线,就孜孜不倦于模仿专家划的那道线,寄希望于哪天自己划的那道线与专家的很象了,自己就能轻易赚到一万马克了。

对价值投资来说,估值是一件重要的事。但因为估值这个东西比较复杂,尤其是自由现金流的估值更为复杂。急功近利的交易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后,不成功,接下来选择的不是迎难而上,而是放弃和辩解,美其名日:简单的才是正确的,大道至简。自由现金流太复杂,所以应该放弃。

如不少价值投资者在放弃了自由现金流后采取了两个方法来处置:一是不估,长期持有;二是用最简单的市盈率来估。

两种处理方法,据说都从巴菲特那里找到了依据:巴菲特的股票大部分是长期持有,所以我也要长期持有,让时间开出玫瑰来。这就是在学划专家在那个封闭机器上划的那道线:只学形式,不学精髓。

用市盈率来估值的理由是:有资料显示,巴菲特在给企业估值时,从来都是心算,五分钟内估出企业的内在价值并做出是否买入的决定,他的方法肯定是简单的。所以我们用最简单的市盈率估值即可。

这也是学形式不学精髓的另一种表现:在机器上划线的那个专家,之所以你看见他划线简单,那是因为他之前的几十年的时间里,通过刻苦努力,精通了关于那个机器的从原理到应用的所有的知识,才表现出简单的划了一道线。如果你直接学划那道线,那你永远都赚不到一万马克。

同理,你看到巴菲特以五分钟估出企业的价值,那不是因为他用的方法是简单的,而是他对此浸淫了几十年,那些复杂的过程没浮现出来,或者被长期形成的一种修炼或直觉所简单化了。那种机械的简单,怎可跟跟那种基于几十年浸淫基础上的简单相提并论呢?

巴菲特还有一句话:宁要模糊的正确也不要精确的错误。不少人以此为自己简单粗糙的估值方法辩解,声称只要达到模糊的正确就可以了,所以方法简单点无所谓。

其实,这句话的背景,是巴菲特在批驳用经营现金流或自由现金流来估值时说的。因为自由现金流本身没有统一的计算方法,而经营现金流是可以精确计算的。巴菲特认为用自由现金流才是正确的,即使不精确也比简单用精确的经营现金流来估值强。

所以,巴菲特这句话的意思是舍弃错误,即只要它是错误的,比如经营现金流估值法、账面利润估值法(即市盈率估值),即使这些估值是精确的,也不要。但这句话的意思并不是要舍弃精确。相反,只要是正确的东西,越精确当然越好。如果达不到精确,模糊的正确也是可以的,至少比错误强。

只有立足于精确的正确,才有可能达到模糊的正确。如果只立足于达到模糊的正确,那可能已经站在错误的边缘了。

所以初步结论是:交易可以是简单的,估值也可以是简单的,但这种简单必须是建立在经历了复杂之后的简单。如果直接选择了形式上的简单,那永远赚不到那一万马克。这个道理于其它的交易法则亦是如此。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