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如今爱得这样清醒?

拿破仑曾经说:中国是一头沉睡的狮子。现如今这头狮子醒了,回看历史,显然并不是自然醒,也不是醒来即清楚,更不是全身心地苏醒。有些地方至今还麻木着,甚至有些都不知道麻木为何感觉,因为不曾被屈辱的战火深深淬炼,如香港、澳门、台湾。

离家的孩子,太小,太久,过得太好,就很容易忘却母亲的概念,因为不曾品尝过失去的痛苦和苦涩,不曾在对比中感受过屈辱和伤害,更不曾知道自己是一个失去了母亲的孩子。这不能怪孩子们,他们已经被长成这样了。唯有重塑这段感情,再续这一血脉,方能十指连心。这不是一个靠想象、说教、理论可以解决的问题。感情是在荣辱与共中处出来的,心声是在相亲相爱中谈出来的。

比如当下,让港人更爱祖国,比让港人更爱香港,要紧迫得多,意义深远得多。什么样的爱,让人倍感温暖?雪中送炭的爱。什么样的爱,让人无法割舍,不离不弃的爱。什么样的爱,让人万众归一,不求回报的爱。什么样的爱,让人生死与共,鲜血染红的爱。没有经历过的人们,无法言语;经历过的人们,无需言语。

就如当下的NBA莫雷门事件一样,他们不理解我们的历史,不知道我们经历了怎样的磨难,故无法理解我们心中祖国二字的分量,无法理解面对分裂和破坏祖国统一行为时,我们心中的怒火和团结。香港、澳门、台湾,已经离开的有些太久了,生活在这些土地上的人们,有太久没有和祖国进行爱的互动或爱的互动太少了,爱得太遥远,爱得太抽象,爱得太无形,爱得太小心,就会在陌生和稀疏中培养出本能的敌意或抗拒。就算满怀真情的爱,芬芳萦绕,扑鼻而来,也无法摄入心房半分,直道是“香水有毒”。

撕裂的爱,如果太深、太痛,就往往无法在平凡中修复,唯有失去的平凡,不期而至时,才会激起人们深深的回忆和感动。意外得到后的强迫失去,往往会让人在理所当然中愤慨。

爱的重塑,不需要以爱之名主动给予,打开放在那里就可以了;爱的重塑,不需要醍醐灌顶强行熏陶,春风化雨潜移默化就可以了。爱的重塑,不需要给爱以明确的定义,本能的方向就是爱的方向。失去的痛苦,强迫的屈辱,无助的迷茫,一个细微的声音,一点微弱的星光,就足以指引人们自己回家,练习家的声音,熟悉家的拥抱。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