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自己大学毕业十年的文字|分飞与归来

曾经,一曲陈奕迅的《十年》国语版(《明年今日》粤语版)在高中毕业季的校园广播中反复旋动,感动了某个少年,其实他只是有些多愁善感的青春情愫罢了。今夜,重聆曲语,默吟歌词,往事如风,情绪如涌,昔日听曲人,而今曲中人。

不经意间,大学毕业也十年了。大家都说,十年归来,依旧少年。那分飞少年的青春是什么?笑得春风都会跟着用力摇,扭得飞花也会随着白云飘。这归来少年的青春又是什么?拥抱间你我笑一笑,眉目间你我照一照,人间路迢迢,分飞的脚步,有了娃娃们的嬉戏缠绕。

十年前,少年们相聚的起点属于你我他,可临到分飞的时候,就没能一起同步,更没有一起同航。如今归来,节奏更是大不相同。有些本就不曾离开,无所谓归来;有些飞得太近,归来得又太早;有些分飞得太远,归来已来不及;有些分飞得太久,已经忘了归来的存在;有些分飞的太偏,已经杳无音讯。有些分飞得太情谊,却发现已经没了归来的情分……是的,世界的熵值是不断增大的,一切有序的增加都会带来更大的无序。

很多事情,本没有意义,你赋予了它意义,就有了意义,于是这个意义,就成了很多事情的起点或因。一年归来、三年归来、五年归来、十年归来……这些都并没有特定或固定的意义。分飞时,之所以离开,因为你不得不离开,归来时,如果没有什么让你不得不归来,不妨随心而归。

十年间,少年已长成,有些事情赋予了他这个节点一些别样的意义。过几天,就是中秋了,那也是我的生日,这是举家团圆欢喜的日子。再过不了多久,共和国马上要迎来她的七十岁生辰,那是普天同庆的大联欢。上一个金融危机至今也有了十个年头,更是美国经济大萧条危机以来的九十个年头,十年前我还是学生,九十年前我的爷爷都还没出生,这些危机的节点与我又有多大的关系呢。如今,我的工作生活已和它们有了千般关联,危机同源。

…………

不多想了,新的一天又要开始了。正所谓,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乱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烦忧。今日之我,已不再是昨日之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下个十年,还是十年,没有分飞,都是归来!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