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破解缠论中起点对走势结构分析及操作的影响?

对于这个问题,同时学习过缠论与难论的操作者,可能容易有深刻的感知一些。这里不妨区别介绍一下它们,希望对大家在这个问题的理解上有所帮助或参考。

在《难论》中,我们根据线上、线下的原则,将段定义为5周期SMA均线与13周期SMA均线缠绕前后高低点的连接。显然,均线缠绕是对转折的一种规定,故无转折,无高低点。

对于这个定义,我们需要明白,在理论和实践中都不可能去无限追溯起点,因为行情最开始那一段的起点,不存在任何转折意义,其不符合高低点的定义。那么我们在定义的时候,唯有从第一段的转折点开始才有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高低点诞生。

在实际的操作中,如果不这样去处理,就出现了理论上的内在盲点,必然溯无可溯。在源头上就会出现错误,最后必然只剩下合约价格的起点,而起点无高低点之说。如果有,那一段中的任何一点都可以截取出来成为高低点了。

而前后走势共点共段,这样的设计就必然使得操作总是需要受制于前方的走势,所谓的走势定义中各元素内在逻辑就不统一,这就作茧自缚了。也就是操作必须具有独立的操作结构逻辑,这个逻辑就是教程关于走势的定义,第一段的起点,由于在整个走势中是共有的,其无法完成对走势的独立定义,故而不能算作走势的高低点,只能称之为走势的起点。

而在难论中,走势结构由段构成,段又构成新的走势结构。这个所谓的走势结构,只不过是段与段之间,依时间与空间的自然链接,并不存在段与段之间的组合规则,也不存在走势结构与走势结构之间的组合规则。这样就保障了段和走势结构的独立性,并不会受制于起点的不同,而触发组合规则下的走势变化。

操作中,只要保证了段或走势结构的完整性,买卖点就会自然呈现。实际上,你总能处理出这样的完整性及独立性,段与走势结构之间的相邻关系几何性地保障了这一点。

这就是难论关于走势起点及高低点的逻辑,且难论本身是一套建立在概率统计学下的几何描述语言,并不求因果,更不执着于精确,执着于某个微观的点。是应用的,现实的,以目的为中心,故不执。

而在缠论中,则不然。缠论规定了K线、笔、段、中枢、走势结构等部件,这些部件之间,是根据一定的组合规则联系在一起的,是相生相随的,并不独立。K线起点的变化,会改变笔的组合,进而改变段,以至于最后影响中枢及走势结构的划分。这就无怪有人说,缠论有混沌的思想在里面,这不就是典型的“蝴蝶效应“么?

缠中说禅,也在其博客中讲述过缠论一些还未攻克的理论难题,其中着重强调的一个现实问题,就是起点对行情走势分析操作的影响。想来,缠中说禅作为缠论的创造者,最高水平的缠论应用者,都愿意亲自在博客中,公开承认目前无法在缠论的规则下,解决这个起点的问题。对于大部分缠论学习者而言,正视和接受这个现实,也许更为务实一些。

说得实际一点,这是一个理论问题,不是一个操作问题。到目前为止,没有任何人,在任何领域,可以破坏掉量子理论或混沌理论下的不确定性描述。对于这类现象,概率统计是目前最为有效的描述方式。那些分形理论,本就是用来描述混沌现象的重要工具或理论组成部分之一,缠论的这些描述规则源出于此,又如何突破这个理论及现实的限制呢?

故而,对于缠论而言,还得有一套宏观的统计描述语言或工具,才能有效解决这个起点因素的影响。什么意思?你得去统计缠论在何种状态下,具有高度的市场一致性表现。这个市场一致性表现,是现实的,具体的,而非理论及抽象的。

实际上,这已经给出了运用缠论或一切理论的思想精华:实事求是,简单而为。现实统计的,既是实事求是的;高度市场一致地,既是简单的。这是目前在操作上解决缠论起点问题的,极为有效的方法或思想。

结束语:缠论中这个起点的混沌效应,全世界范围内,目前没有谁有这个能力在理论上去解决,相信,很长时间都不会有这样的人。而作为一个操作者,这更不是一个你的目的,可不要迷路。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