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为什么要读点哲学呢?

「伟大的精神具有生育能力」 为什么读哲学?

哲学关注的问题看起来稀奇古怪,哲学家看起来似乎也都幼稚可笑,但这一点任何人都知道,甚至哲学家自身比你更觉得自己这样可笑。

被认为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位研究哲学的古希腊贤者泰勒斯,在观察天象时双眼朝天,全神贯注,不小心了掉进水坑,曾引起一位色雷斯妇女的讥笑,说他想了解天上的事,却不知道自己脚下的是什么。或许在常人眼中,这种行为是那么不切实际,但是哲学家柏拉图在谈论这件事情的时候承认“他们笨拙迂腐,甚至使人感到幼稚愚蠢”。

那为什么还要这样做呢?

柏拉图赋予泰勒斯这个故事非常严肃的意义,他认为关键在于“他们关心的是:什么是人?和其他生物相比,人应该干什么?应该忍受什么?他们坚持不懈地研究这些问题。”

你或许以为,哲学只属于深奥的书桌,然而事实是,哲学作为一种思考事物的方式,属于任何人。任何人都可以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进入这种状态,对周遭的事物、人物产生类似的思考。而哲学家只是将这些思考的火花,进一步燃烧下去。

人类几千年来所面对的,都是变化莫测的现象世界。从明天是否有好天气,今年能否有好收成,到人死后是否还会存在,这一生是否过得有意义?世界充满了矛盾与对立,但又不能简单地被抛弃,因为我们就生活在这个现实之中,生活在我们迟早会死亡的躯壳里。

在这个变动不居的世界,你随时都会陷入对真实世界、道德原则与价值意义的怀疑。法国哲学家笛卡尔就认为,一切我们所认为是天经地义的常识与道理,都不可靠。我们眼中的世界,乃至整个生活本身,也许是“一场不停息的梦幻”。

事物真的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吗?进一步,它们是否本来存在?或许我们在每日的劳作中,会主动掐掉一千个像这样随便冒出来的胡思乱想。然而哲学的意义在于,它告诉你,每一个胡思乱想都有意义,每一个幼稚的想法都可以得到最好的辩护,甚至成为理论。

笛卡尔认为,我们依赖我们的感觉去认识世界,但是感觉会欺骗我们。不仅如此,甚至我们所说的自己的身体存在,也可能是个错觉。当我们看到斜插入水中的棍子发生弯曲,当因为车祸失去双腿的病人告诉你他感受到他两腿的疼痛,是那么强烈而且真实,他甚至能定位这种疼痛的具体部位,这种“幻肢”现象让病人误以为他的双腿依然存在,而你如何肯定这个世界、你的身体不是你的“幻肢”?

这或许正是哲学不为人知的魅力所在。无关于高深的结论,却可以从日常的点点滴滴,窥见世界的奥秘。

美国当代哲学家希拉里·普特南提出了著名的“缸中之脑”的假设,如果一个人的大脑被切下来,存放在营养液中,而大脑的神经末梢与计算机相连。计算机输出的信号能够完美地维持一切正常的幻觉,它所感受到的和它在身体里所感受到的都一样,那它如何意识到自己其实是生活在一个虚拟的现实中?

这样的假设我们一点也不陌生,从“庄周梦蝶”的传统典故,到大热的美剧《西部世界》,无不在探讨何为真实。

你还会问,人生中,有没有超越有限、有条件的生存方式的东西呢?也就是说,有没有超越死亡的东西存在,灵魂是否会不朽?现实存在难道都是有条件的吗?我们会随着有限生命的消失而消失吗?有没有无条件的东西,它超越了一切限制,比如说,自由?有没有超越一切的至高无上的存在,比如,上帝?

德国哲学家康德认为,这三大问题,是哲学“无法避免的任务”。他给出了自己的解答:人所看到的现实,不是现实本身,而只是一个表象,依存于人所具有的特殊的认识能力。我们所掌握的,并不是事物本身(物自体),而只是作为表象的事物。在认识这块领地上,这就是人作为一个有限的生物的命运。但是同时,存在一个无条件的至高无上的命令去让人行动,这是自由乃至上帝的由来。

苏格拉底赴死时说:“现在我们都该走了。我去死,你们去活。到底谁在走向更美好的地方,除了神,谁都不知道。” 为了坚持自己对正义原则的守护,他放弃逃跑,不愿意作出认为违反正义的事情,而甘心饮下毒酒。这是哲学家对永恒的正义、美德与真理的信心。

所以,为什么读哲学?

哲学是寻求真理的不懈努力。

而读哲学,就是我们对抗有限性与偶然性的武器。

(转载自网络)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