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市场里那些大众及曲高式的资讯消费

大盘指数,有什么好多说的吗?也许有,可这是一台独角戏,只有唯一的主角,主角也为是唯一的配角,本就没多少故事,说太多了,很快就会无趣,更会无聊。个股行情,有什么好多说的吗?也许有,毕竟个股这么多,然故事这么多,能发展为长篇的,并不多,甚至能演绎出中篇的都很少,短篇里的经典又有多少呢。

都说艺术源于现实而高于现实,关键在于写故事的人,是否有丰富且有深度的现实积累。而在天天说的情况之下,源于现实的素材,特别是高质量的素材,就会供不应求,这样大量或完全的虚拟就不可避免。所以,肥皂剧是必不可少的,玄幻修真是最好的工具。它们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结局或开放式结局,即使有也是一种不稳定状态下的暂时平衡, 往往一对矛盾的解决意味着新矛盾的开端。各种矛盾或关系可以瞬息万变,无论这些矛盾或关系发生怎样的变化,剧情总是立即就能以自圆其说。

肥皂式艺术作品,学术界和舆论中曾一度被认为是低级的,是社会层次和文化层次不高的观众群体的一种简易消遣形式。事实上,如果品味文化的美学标准及其评论内容根深到只能由少数人所享有,那这种审美标准和价值取向也无非是“曲高和寡”,难以达到艺术作品在消费时代的社会功能要求。

那么,站在社会功能的角度,站在消费时代的角度,不大肆炮制出肥皂或玄幻式的行情点评、分析及解读,你让这些股票分析师、解说员、评论家们,如何生存呢?毕竟他们并不是为艺术而生,而是为生存或生活而生。

而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曲高和寡,有如天下第一,又岂是什么人都想高就高得了的,它注定与大部分人无缘。曲高和寡者,之所以称之为曲高和寡者,往往是他本来就没打算让大部分人懂,他也并不需要大部分人来养活,否则必然高处不胜寒。

有些朋友一上来,就问这个怎么操作,那个如何发展……他们不明白,我并没有这个诉求,我的文字,本来就是写给少数人看的,也许他们早就被那些肥皂式分析师培养出了这样的本能反应吧。大家都是要面子的,我即不想说真话,也不想讲假话,只好说点废话敷衍一下,让对话早点结束,让双方下得了台,否则,你会觉得被轻视,我也会觉得自己被看低了。

也有些朋友一上来,就说交流交流……他们不明白,我并没有这个诉求,你说的话,我学不来,我说的话,你未必懂。就如大人们觉得孩子们不懂事,孩子觉得大人不懂他们,各自说着各自的话。我们得明白,交流需要有共同的语言基础,更需要有共同的文化属性,否则,你会不爽,我也有些难受。

还有些朋友一上来,就说希望多多指导……他们不明白,我并没有这个诉求,没有好为人师的嗜好,更没有普度众生的本事及使命。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很多,你又背回家几个?需要帮助的人很多,你又帮了几回?传道授业解惑是需要看对象及心情的,我也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你如果不合适,我如果没心情,不仅你不开心,我也是在自寻烦恼。

换位思考下,你有你的诉求,他有他的诉求,我有我的诉求,各有各的自有诉求,并不总是能对号入座,当平常心对待。有了这样的平常心,就会明白:股票、期货、外汇等终归是一个亏多赚少的地方,凡事只要存在巅峰,自有无数平凡去衬托,那就让大众的归大众,曲高的归曲高吧–万物自有其属!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