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不起的3000亿美元和闹腾港青们

老特举起手中的那对印着星条背面的纸牌,晃了又晃,一遍一遍地大声告诉他的对手及围观押注的人们,虽然他已经出了两把小炸弹,可是他手中还有王炸,而且还是3000亿美元的超级王炸。你们谁不按套路出牌,我就开炸。可临到最后还是决定,把王炸拆了出,终究是没有硬出超级王炸的雄风。心想,不说出来,就不会这么尴尬了么?

香港的街头巷尾有一群年轻人,或者说青少年更为合适些,他们开开心心地用着从那父母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嘻嘻哈哈地高举着各种颜色的手机,忽闪忽闪着写不出文字的镭射笔,有模有样地面罩头盔把自己装在套子……,他们有组织有纪律地上蹿下跳,挥拳擦掌,煽风点火,飞沙走石,前拥后堵,奔走呐喊……他们说这是为了自由。心想,用父母的钱,谈谈爱情不是要理所当然地多么?

潇湘大地这个时候的太阳,还是如往年一般地火热,其实只是对生活在热岛上的人们才会如此,只是对生活在空调下的人们才会如此。躲在乡下避暑,就会感觉气候有多大的差异。微风携着丝丝凉爽,吹拂着本就很安静的夜晚,吹倦了邻家灯火,吹住了柴门犬吠,吹散了孩童嬉戏,吹远了滚尘车笛,吹美了如来梦境。心想,常回家看看,这天不就没有那么热了么?

……

这就是这个世界,每个人有每个人自己的世界,事情远没你想的那么糟糕,你也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王炸也不是想炸就能炸,炸得再远再凶,也没影响到这个僻静的小山村,除了最近猪肉有些贵,有些难以买到,一切都挺好。年轻人自由的心声喊得再响亮,除了自己的父母,伸手的自由碰上不给的自由,那也是常有的事情。

有3000亿美元超级王炸在手的大国老特们,尚且会被逼得拆炸,一个亿小目标都不敢触碰的年轻人,又怎么好意思哭着喊着问养你育你的国和家要自由呢。没人会给你,也没人能给你想要的自由,就如你不会也无法给别人一般。

王炸,炸不来自由,嬉笑,笑不出自由,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什么是自由?听自己的。可既然是听自己的,那又为何要他人听你的呢?故自由不自由,问自己要,唯有自己能给自己足够的自由,你才能给他人自由。自由跟钱是一样的,是需要靠自己去挣的,通过交换才会有。当你挣到了自由,你才有自由去消费它。所有的强盗自由,小偷自由,小孩自由,乞丐自由……都没什么太多保障。

谁也没有那么多父母,也没有那么多儿女!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