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六十

道德经第六十一章原文如下:大邦者下流,天下之牝,天下之交也。牝常以静胜牡,以静为下。故大邦以下小邦,则取小邦;小邦以下大邦,则取大邦。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大邦不过欲兼畜人,小邦不过欲入事人。夫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

大邦者,小邦者,无大就无小,反之亦然。本章一直在阐述大小之间关于以静为下,以下取上之理。这里至少存在这样的问题:是否人们总是能意识到大小之别,如果是半斤八两呢,那又当如何?而夜郎自大者有之,更有大而锁国不知有它者,如此又当如何?显然,这里默认了大者本能性地以强示人,小者本能性地以弱示人。大者之强是大者之大,小者之弱是小者之大。就如牝常以静胜牡,并不是牝本大,而以下取上,而是牝本就处在弱势一方,守静不过是自己的本分而已。

故大者本大,小者本小,守本而生。大者本大,主动下,小者本小,自然下,故或下以取,或下而取。也正是因为守本而生,所谓的下,并不是真的下,否则就不会有大邦者不过欲兼畜人,小邦不过欲入事人,由此可见:畜人是大者的本分,事人是小者的本分,亦是各自之大,大而不尽显其大,即下。何谓不过欲,当是超出了本分,为不可为了。这个世界,大者事人,小者畜人,自不是天道。

就如一开始说的,无大就无小,反之亦然。无人可畜,就无所谓大,无人可事,就无所谓小。故而两者各得所欲。大邦者过欲畜人而不可得,自削其大,小邦者过欲事人而不可为,亦损其大。就如管理者管不了人,服务者服务不了人一般。在管理学中,有这样一个理论:人们不断晋升的结果,将最终导致人的不胜任。为何?人的能力总是有极限的,在不断晋升的过程中,总会来到天花板,最终必将大而不大。

故而要想两者各得所欲,大者宜为下。何意?大邦者之所欲之大,乃畜人;小邦者之所欲之大,乃事人。各自都应该在本分范围内行畜人事人之事,唯有如此,才不至于被天花板效应给反噬。而这种畜人事人的相互依存关系,又是建立在无大就无小的依存关系中。

所以本章需要被正写的是:小邦者并不小,事人乃其大。大者宜为下,并不是说大邦者宜为下,而是大邦者畜人之大以下,小邦者事人之大以下,是双方都宜为下,方能各得所欲。不过欲,就使得人们可以处在胜任的角色中,而不至于受制于天花板。不过欲,就是不尽显所能,留有余地的智慧。唯有如此,大者觉得小者总能事人,小者觉得大者总能畜人,故而长存。反之,大者去小者,小者离大者。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