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谓行情走势级别划分的精确性?

在交易中,对于绝大多数的图谱技术分析者而言,谈走势,就基本上离不开对走势级别的划分。而这个级别划分规则及实现工具,不同的理论及方法体系往往有着很大区别,这很容易对那些博而不纯的交易者,产生对级别概念及其划分上的困扰,即得其法,反受其乱。在此,我们不妨先对这些级别划分体系进行一番梳理,也许问题就清晰了。

一、经验统计型级别划分。大部分的理论,以波动空间大小为出发点,对级别进行了形象上的定义及划分。即级别是对行情走势波动空间大小的描述,并进一步可以模糊划分为小、中、大三个级别。于是有这样的描述,小级别的走势如池湖之涟漪,中级别的走势如江河之波涛,大级别的走势如海洋之潮汐。最后,通常用某一数学描述指标配合时间周期对这一大、中、小级别进行了划分。

显然,涟漪、波涛、潮汐,是没有精确界限的,往往只有当其发展出明显区别之时,我们才能感觉到这其中的差异。也就是大、中、小,是一种规定或经验上的视觉设定,大、中、小之间并不存在特定的组合或递归关系。比如周线为大级别、日线为中级别、小时为小级别,这是一种规定或经验。在此,我们需要明白的是,池湖、江河、海洋实际上就是所谓的时间周期,其波动在大小上,并不总是有所谓的涟漪、波涛、潮汐之间的区别。至少在理论上,我们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从而我们需要明白,这种大中小级别的划分,只是名为大中小,而不是真的就有什么必然的大中小区别。

二、数学构建型级别划分。这种类型的理论,通常没有对级别本身进行定义,而是从操作上直接对大中小进行规定。即这种形式下的级别概念,只是名为级别,并不是真的有所谓的级别实体。比如缠论,有一套从笔、段、中枢、走势之间的构建体系。如果我们将笔组合下的行情定义为小级别,而笔、段、中枢、走势之间是存在递归关系的,故而可以按照这种递归关系区分为四个级别,即笔级别、段级别、中枢级别、走势级别。

这个级别体系中,走势这一个构建,就成了行情级别划分的终点,即不能再继续往下推演级别了。这种级别划分体系,与时间周期无特定的关系,同一周期图谱,你用笔描述它,它就是笔级别,你用段描述它,就是段级别,以此类推,不同时间周期之间的图谱,无这种数学逻辑规定上的递归关系。显然,需要明白,这种递归规则是多重递归,而不是同一规则的递推。如十进制、二进制度,如果我们只在十进制下讨论问题,就可以有1、10、100、1000……这个是可以无限推演的,即这个规则是循环的。而十进制、二进制、五进制、二十进制单程规定在一起,就不存在无限推演,即这个规则是非循环的。

三、数理统计型级别划分。从某种意义上,这种级别划分是对经验及数学逻辑的综合。比如难论体系,我们先定义了级别,其是对行情波动在时间空间上的波动规定,这种规定,即段由走势结构构成,走势结构由段构成。显然,这种级别划分是数学构建型的,然其是一种可循环的递归体系。

但难论,并没有将这种循环递归体系,在空间上以理论的方式无限延伸,而是在统计及物理现实上,从能量最小原则的现实表现出发,从斐波那契数列中抽象出一组相互独立的均线级别及推演逻辑关系,且依然是一种可循环的推演逻辑。但是由于我们是用均线本身去定义段,本身相互独立的均线级别之间,就必然被约束于段与走势结构之间的关系之中,由于两者都是单一逻辑下的可循环推演逻辑,从而可以相互兼容地无限将级别递归下去。

显然,在第一种类型中,级别之间是不存在明界限的,而第二、三种类型下,级别之间是有明确界限的。第二种类型中,级别的划分是多标准、非循环的,各级别之间的关系,相对是独立的,至少从视觉上是如此,并不是那么形象。第三种类型,是单一标准、可循环的,各级别之间即是独立的,又是相关联的,视觉上相对比较形象。

我们再回到题目所面临的问题,所谓的精确级别划分,对大部分的交易者而言,是一种视觉感知,而不是理论抽象,其主要受两种因素影响:级别界限、视觉级别。

情况一,虽然划分是规定的,但级别之间的波动大小关系,现实并不必然存在,而一定范围内的波动,从视觉上,也并不一定能感知出所谓的大中小。

情况二,就算级别在规则上精确的,也是多标准的,相对复杂和抽象,不容易在视觉上感知出这种规则及规则关系。如怀有级别是对波动大小的空间描述的形象认识,多标准的规则体系,就不一能体现出波动大小在视觉形象上的渐进规律变化,从而容易导致心理上的别扭。

情况三,总体上是对情况一和情况二的综合,即是形象的,也是抽象的,即是经验的,也是数学的,即是简单的,也是复杂的。然在精确意义上更进一步,依旧不可得。为何?因为K线本身就是统计的,以K线为计算对象的均线亦然,即划分的对象本身就是模糊的,去对模糊进行精确划分,本就不太现实,且建立在模糊基础上的精确,又能让你的操作精确到哪里去呢?且极致地精确与操作的胜败有必然关系吗?

上述三种情况的论述,可能并不能囊括所有的情况,也不是那么详尽,但总体来说,应该可以给在级别精确划分问题上困扰的朋友一些有价值的启发了。最后想说的是,这个世界,在观察或测量上,从来都是有限精确的。理论地精确,模糊地应用,方能现实可为,在精确的道路上,走的太远,就必然陷入虽得其法,反受其乱的陷阱里。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