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市人为的高点是个怎么样的谜?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四公布的数据测算,4月70个大中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价格指数同比升10.7%,连涨43个月,涨幅为2017年5月以来最高;环比上涨0.6%,连涨48个月,涨幅持平于上月。有些东西,叫该来的,终会来,最多换个形式,换个时间罢了。

当下的楼市,其实跟股市差不多,人为的可控制,通常都只是延缓这个过程的到来,而不会导致其缺席。不一样的是,股市涨多点,涨快点,通常政府不会出手给他降温,唯有当其降温太快,政府才会考虑,稳定其温度或者给它提提温度。但却不可避免这个低点的到来,把本该一泻千里的走势,变成了一段一段曲曲折折的下跌,像是太极一般,慢慢化去这劲道。

只是这通常会造就一段更深,更长的跌势,最后的还击,也往往非常强力。而房价涨快点或跌快点,涨多点或跌多点,政府都是要出手的,其效果跟股市下跌的控制一样,目前无疑是一个上涨的过程,政府的控制,也只会导致房价在曲曲折折中,造就一段更高,更长的涨势。最后的跌势还击,也可以预见,会是强力的,可是如果政府还是会去控制,又是一段深长之旅。

而楼市,终究跟股市不一样的地方是,不会这么疯狂,其轮动的节奏,要一致的多。如果深套其中,想跑,也要麻烦的多,无论是现实交易机制、法律法规都是如此。跟股市不一样的地方是,房市中的杠杆要高太多了,对每一个主体总体来说,这花费也要高很多很多。

对政府而言,如果现有的杠杆机制给控得太死,那存量的杠杆,会导致房价飚的更高,而房子又真的是卖不掉了。这跟经济危机的表现,就没什么分别了,而且是深度的经济危机,里面和外面的人,都会深受其害。而如果杠杆机制继续,那原有的问题,就还会延续,并且原来的问题会越来越严重。故而所谓的限购之类的政策,终归是一把名副其实的双刃剑,两面皆伤。

这个问题,不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住房供给体系,根本就是一个死结。政府如果能在调控中拖延住这个崩盘的节奏,逐步改变这个市场的商品房提供体系,大力发展保障性住房,控制商品房开发的节奏,并逐渐使其法律化、制度化,程序化。此时,再如股市一般,去一步一步,以时间换空间,以空间换时间,逐渐引导这个泄洪过程。

而在这个过程中的另一个症结,就是一旦经济出现问题,货币宽松政策,是否能够在上述机制上,严格控制其对房地产市场的流入效应,同时又不影响经济复苏的效果。而这又依赖于我国经济是否能从房地产依赖症,转型到依赖科技创新、服务创新等高质量的经济发展轨道上来,转型到内需拉动,到内外多需引擎上来。

实际上来说,目前中国城乡经济的二元结构,一直是中国面对不同程度经济危机冲突的强力缓冲带。很显然,目前我们正在不断消耗这个缓冲带,大力引导,甚至逼迫人们进城,并限制人们返乡。很多东西,都是自然而然,都讲究个水到渠成,也讲究个一分为二。

我们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目前的城乡二元结构,本来就是历史遗留下来的社会经济结构,其城市化进程,本来就不能跟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的城市化进程直接比较。更为重要的是,目前的城市化进程背景,与西方国家城市化进程的历史背景,也有很大的区别。当下,世界分散如此,尚可以全球化,尚可以一带一路,互联互通,共建共享。在同一片陆地上,同一个国家,就算不聚在一起,分散点,有些差异,又有何不可呢?

在共同发展的过程中,我们不仅仅要注重内外差异,更应该注重内部差异,这才是立身之本。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微信/QQ: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