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虫不可语冰|难论不论

庄子《外篇·秋水》北海若曰: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也就是说:时间、空间、条件限制了一个人的认识,且这种限制不以一个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为何说万法皆空,空亦是空?法是人说的法,时间、空间、条件总是在运动及变化之中,基于人认识而表达出来的法,也会在这种运动变化之中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的发生着变化。

为何《道德经》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谷神不死,是谓玄牝。玄牝之门,是谓天地根,绵绵若存,用之不勤!为何佛说:我说的法,即非法,只是名为法,如果大家按照我说的法,去成就大智慧,那就有了执念心,自不可见如来,因为佛说的法,亦然是人法!故而这不是谦虚,而是佛对世界的理解,确实已达如来境界。所以,佛(神)即是道,道法自然,如来。在这些上佛和道是相通的,是统一的。道德经告诉你道的存在及要按道去行事,佛告诉你如何修炼自己去达到唯道是从的上德或正等正觉境界。

而建立在实事求是基础上的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哲学体系,强调“实事求是及矛盾运动”,即是对上述思想现代科学研究语境下的表达,是主客观地统一,是佛和道的统一。然而佛、道、马哲其实践都无法逃脱时间、空间、条件对人认知的限制,这是一段修炼之旅,注定没有终点

难论作为一种市场操作体系,表达的是难事不难的哲学,其建立在实事求是基础上的简单,实际上不过是一种“难论不论”的思想。我们当如井蛙、夏虫、曲士一般,不要在难事面前与自己语道,方能生如井蛙、夏虫、曲士,而超脱其身其心。所以《难论》其实并没有什么创新,只是一曲士借助先哲的智慧,在市场中化点缘罢了

我们对于《难论》的学习和实践,也当有这般境界。《难论》不是万能之法,亦不可能是永恒之法。《难论》作为本人思想的表达,那些操作之法及修炼之法,自然是人法,其依然会因时间、空间、条件对本人认知的限制而受到影响,我们应该在先哲智慧之光的指引下,以法自然的态度,去习之,行之。故而《难论》应该是实践的,是发展的,是可以自我革新的市场操作之法。而对于学习者本身而言,也要认识到时间、空间、条件对自身的限制,而发展辩证地去看待自己的成长。

没有这般理解,操作就无法做到灵活自如,得心应手,只会滞留在井蛙、夏虫、曲士的境界,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