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三十六

道德经第三十七章 [原文]道常无为而无不为。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化。化而欲作,吾将镇之以无名之朴,镇之以无名之朴,夫将不欲。不欲以静,天下将自定。

在本章,有几个细节的地方,值得我们注意:此前,有这样的表述“道常无名,朴虽小,天下莫不臣。候王若能守之,万物将自宾。”那“自化”与“自宾”之间有怎么样的联系呢?

古语中,变和化是不同的,前者是暂进的,或者是质变的。正所谓:物之生从化而来,物之极由变而来。即新事物产生的过程,也就是“化”的过程; 而旧事物由小到大发展到盛极的过程,也就是“变”的过程!万物将自化,也就是自动孕育出万物!但是万物一旦孕育出来,欲就自然而然会萌动。这里用了“镇”一词,很多将其解释为镇住,这就不是很恰当了。镇静一词联系起来,在这里解释为“安抚”更为恰当些。朴虽小,天下某能臣之,这也就是夫将不欲的关键!主张以柔弱胜刚强,无为而无不为!又岂会有“镇住”这样的解释!

当然这些都是细节的东西,我们来看一些这里体现出来的思想:我们是不能给一个东西完全的自由,自由必须在一定规则下的自由!这个规则,就是道!只要是遵循道的尺度,那就并没有什么不可以的。按照道的方向去引导其欲。为何可以如此,因为朴无名,始制有名,名亦既有,夫亦将知止,这就是夫将不欲之理的出处!反过来,因为朴无名,欲将作向何方!

正如前文所述,譬道之在天下,犹川谷之于江海,一入江海,从此再无川谷!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