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二十五

道德经第二十五章原文如下:重为轻根,静为躁君。是以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虽有荣观,燕处超然。奈何万乘之主,而以身轻天下?轻则失根,躁则失君。

关于道德经第二十五章,其实也是被主观附意解释的很严重的一个章节。这也是道德经注释的一个特点,就是越是文字简短的章节或字词,就越容易被人们完善的越丰富,进而越发脱离了原本的意思!我们先形象地去理解这个问题,重为轻之根,你可以想象成一个金字塔,如果倒过来,下面稍微动一下,上面岂不是很容易崩塌!反之,正金字塔,无论上下,稍微动下,问题都不大,而如果正金字塔,下边保持静,上面就算动动都是无所谓的,这个金字塔崩不了!如果保持这样的理解,那其后就很容易理解了。

君子终日行不离辎重,你可以理解为房车,虽然有荣观(国家繁荣昌盛),也不会离开这个房车去留恋享受!这就如国家很富有,却不乱花钱一般—正金字塔!而万乘之主,以身轻天下,就是国家有钱,但我却大把花钱,天下为主而生,这自然就是倒金字塔!那自己稍微动下,自然天下崩之,故而失君,即失去主宰!

所以,道德经本章是一个很形象的倒顺金字塔之理,至于天下之治的阐述而已!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