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二十三

道德经第二十四章原文:企者不立,跨者不行;自见者不明;自是者不彰;自伐者无攻;自矜者不长。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跨,左右分开之意;行,前后分开之意。故跨者不行。如此就不难明白,企者不立。立的本意是人之介,而企是抬起脚后跟,两者是相悖的。何谓明?无暗,何来明?故自见者不明。何谓彰?彰,显露之意。没有比较,何来显露?故自是者不彰。攻,与守对立。自伐者,反伤自己,何以为攻?古人云:以不足攻,反自伐也,就是这个意思。矜,长矛之柄,矛的优势,在其长。自矜,乃用长矛对着自己,长不了啊,故不长。

何意?这些都是违背事物本来如此之道的,故其在道也,曰余食赘形,自有”物或恶之”,故有道者不处。

本章总体是第二十二章的延续。但阐述的角度有些不一样了,这是一个内在与外在的思维对比。在第二十二章,其强调的逻辑是不争,且是有原则地不争,其目的是达到不争而争。显然,这种说理逻辑只是一种单纯地自然类推对比。而本章全从人自身的角度出发,其说明的是为何这样做不好,其内在原因是什么,这可以说是对前文的补充。这里的物或恶之,显然物不能解释为事物,而应释义为万物。

所以道德经通过客观外在和人心内在两方面的,全面地阐述了自争者之不达。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