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十七

道德经第十七章原文及通行译文如下:

TIM图片20180615213305 - 正写《道德经》之十七

关于道德经的这一章,最核心的句意理解,在于,信不足焉,有不信焉,悠兮,其贵言。原文通行版本的翻译,我们看出来,整体是不叫孤立的,你很那从句意逻辑上,看出其于后文到底有什么联系。我们来看看,信字–单人加言,古语有言,言多必失,行多必过。也就是说,不贵言,就会导致言多之失,言多之失会导致信之不足,信之不足将失去人们的信任,这是一个非常简单而清晰的逻辑。

那我们是否需要把这个这里的言,理解为法令政策吗?显然这无法画等号。言自己会怎么做,告诉别人怎么做,两个方向,显然这并不是单纯的法令政策能概括的。百姓谓我自然,其实已经表明了方向,也就是他们这么做,并不是劝导规范之类,而是让老百姓做他们自己,不要低估他们,他们自己自然知道如何去行事。正因为,老百姓自己知道如何去行事,那言多何意,就如我们经常这样抢白:你不用说,我知道该怎么做!对这句话,是不是很熟悉,就是说,你不用告诉老百姓怎么去做,他们知道怎么去做。这难道跟我们现在倡导的自由主义市场经济不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吗。

但,很显然,这里的自由,并不是完全的置之不顾管,这里肯定是很多人理解偏差的地方。文章说的是贵言,而不是绝言,这是十分关键的,也就是我们要在关键性的节点,体现作为太上的价值,也就说太上也需要有属于他自己的“我自然”。反过来,我们可以这样说,这是一个整体与局部,宏观与具体之间的的博弈平衡。

原文通行之翻译,实际上有些割裂了信不足焉,有不信焉,与悠兮,其贵言之间的联系,这里用到了代词“其和言”两个标的字,如果前后句不能联系起来当成一个整体来理解,这就会显的很突兀。最后,这里的功成事遂,也不太适合直面翻译为事情办成了,否者这就与百姓二字不太协调了。显然这个事情,自然是百姓之事和君王之事存在观察角度的区别,这百姓之事,是君王当为之事,观察的角度不一样,也就说,这不是君言之果,而是百姓之自然,这个果,是君王期待之果,至于具体翻译成什么并不重要,只是需要强调上述关系!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RISII起点汇金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