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十二

道德经第十二章原文及通行译文如下:

18年06月02日2335 1 - 正写《道德经》之十二

实际上,关于第十二章的解读逻辑,跟前三章是如出一辙的,我们还是从整体上来把握这个逻辑。首先,我们单纯从生活经验上来看,五色、五音、五味并不存在所谓的必然目盲、耳聋、口爽的因果关系。其次,五色、五音、五味,瞬间跨度到田猎、难得之货,表明上看总有些唐突,直到”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一句的出现,这整个行文逻辑才联系上来。

那这到底是一种怎样的联系呢?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已经说明这个问题了,说明前后是一个整体的两个对比部分。去,自是去的五色、五味、五音、田猎、难货;取,自是取圣人之为腹不为目。五色、五味、五音、田猎、难货,与为腹之间对比一下,他们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超出本身生存之所需的行为,超出了就很容易适得其反,所以需要平衡。而圣人正因为懂得这个平衡的道理,所以他为腹不为目。从语义逻辑上来说,是以和故,都有因此的意思,这就不太合适了。

那这种语词逻辑如何解决呢?显然,去彼取此,就说明这两句话的主语并不是一回事。文章最终的目的,不是说圣人怎么做,而是世人我们该如何做,也就说,去彼取此,是我们应该不要追求常人之五色、五味、五音、田猎、难货,而应该学习圣人之道。而通行版本的翻译,显然根本体现不出这个意思来,而且很多的翻译都是主观赋予的。为腹不为目,就按照字面意思翻译就好了,目根本无需翻译成声色之娱,这样翻译是完全违背文章行文逻辑的,也就是声色之娱并不存在必然的危害关系,而是这个度要平衡。按照真实的目的行事。

何为真实的目的,吃,是为腹,这是直接目的,并不是为目、为口、为耳之类,猎是为腹,并不是乐,为腹无需难得之货,在一个直接需求的实现过程中,做了很多无需做的事情,这自然容易适得其反。如果在这里,直接为了解释这个危害,而强行解释,就很不符合整篇逻辑了,比如缤纷的颜色,嘈杂的声音,丰盛的宴席,这就是为了解释而解释的说法了,文字意思上,从来就没有这个说法,翻遍文史,估计也无法找到,如五音是表示嘈杂的意思,这完全是主观赋予的意思,如果真是这样的意思,作者凭什么就能断定,我们能猜出来,这是很不符合道德经本身自己所倡导的理念的,一个很容易的东西,偏偏用这种猜来猜去的方式去解读。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RISII起点汇金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