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十一

道德经第十一章原文及通行译文如下:

关于道德经第十一章,我们其实可以看出其叙述的逻辑,几乎跟第十章是如出一辙的。这里的关键是我们如何去理解有无之间在物之利用之间的关系。我们先不去管这种关系具体为何物,但又一种基本的认识,我们需要心中有数,那就是这里说的有无之间的关系是否具有普遍性,显然这种普遍性,是道德经自始至终追求的。如果仅仅只是一种特殊或个别的存在,就会违背道德经对道的基本描述了。

我们分析一下,上述三个有关有无的案例,不难发现,首先,是有创造出来的,而不是无创造之有;其次,有之利,又是以无的存在为前提或者说有的目的就是为了创造这个无以为之用。这里再次阐述了有无相生的概念,而不是单纯的无中生有。

那我们再来看一下本章同行版本对于”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的解释:有给人便利,无发挥了它的作用,这个意思就并没有体现出上述意思出来,这在逻辑上并不流畅。因为在上述所有的案例中,有和无都是作为一个整体出现的,也就是在译文的时候,也需要体现这个意思,有之和无之,就是有的部分和无的部分,他们分别体现出了不同的特征。也就是说,上述案例中,有的部分到底发挥了怎么样的作用,而无的部分有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作用。很显然,三个案例,有的部分代表的是效用,而无的部分是发挥其效用的原因。

也就是,此处用译为因为,原因。必用此为务。——《史记·货殖列传》 用甲第为国相。——清·周容《芋老人传》 政府用是谪公(袁可立)。——明 黄道周《节寰袁公传》 用此。——清·方苞《狱中杂记》。都将用解释为原因之意。
 
这里整个译文的关键,我们需要理解到位的意思就是需要把有无当成一个整体去理解,这样放能使后面的有之和无之落脚之处。否则就会割裂有无之间这种天然的联系,而用一个延伸的概念去解释。比如通行译文中,说有给人以便利,无发挥了它的作用,也就说是无发挥了有的作用。而原文根本就没有体现出这个意思,这个在字面上是完全等同的,不存在无之以为用,就硬生生塞进一个莫名其妙的宾语来,这都是主观赋上去的。实际上,在案例中,根本也没体现出这样的附属关系,这二者是一种相互依存的关系,在一个整体中各自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案例只是说明这样的一种关系,而不能厚此薄彼。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