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写《道德经》之九

道德经,第九章的原文及通行译文如下:


这里的核心词汇为“功成身退”。功成身退的意思是隐退?这终归是有些不太符合道德经通篇的逻辑的。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也就是天之道并没有说功成就要隐退的意思,那我们就需要对身退有更为直接的解读。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通篇行文逻辑上来说,翻译成适时停止,并没有提现“过的状态”,如其,在翻译的时候,通常都略掉了“其”的解读,然,如其,本身就可以自成一个词组,就是至于的意思,已,就就不能翻译成停止,而是“过、太”之意了。这样不如其已,就可以翻译成不至于太过了。也就是持而盈之,但要控制,因为过而自溢,多而无益。后面的,锐与长保,其实是一个意思,持续揣之,方能锐之,锐而损之,自不长久,长保与长锐之间的矛盾。金玉满堂,堂,古之为厅,就是将金玉满堂展示出来,俗言,财不外露,这自是与自然之道违背的。富贵而骄,自遗其咎,这个是最让很多人,出错的地方。我们可以反问,富贵而不骄,是否就不会自遗其咎了?显然,这里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而只是表达富贵的一种极致状态–骄–猛烈之意。这样才能保持整个行为的逻辑性。

最后,落实到功成身退,就不能用隐退来翻译了。身退,既是不居功而已,居功而不可得功,身退而功在,正如,圣人无私而成其私。凡是不能太过,这是本文要反应的主旨,而翻译上,一旦违背这个主旨,就偏差了。就如富贵而骄,变成了自满,自满自然不能形容富贵的一种极致状态。实际上,整篇,都基本上不含有情绪道德性的词汇的,这也是道德经之道本身不应该有的基本行为倾向。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及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