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尔摩斯般的市场哲学

说起福尔摩斯,最为人迷醉的,大概就是他风淡云轻的推理能力。在很多迷醉和佩服的眼神下,先不说,现实生活中是否有这样的福尔摩斯,但这样的原型大概还是可以找出来一些,比如毛泽东,马克思。

这个世界上总是有这样一小波人,看着平淡无奇,是那种绝大多数所谓的聪明人觉得的平凡,但做出的事情却总是让你无限神奇,你感觉他什么都没干,却什么都做到了。这恰恰让我想起了福尔摩斯系列中的一句经典的话“把中间的推理全部抽出,单纯给对方看出发点和结论,虽然很庸俗,但可以有惊人的效果”。也就是对于绝大多数的人来说,中间的过程是很难言说的,说白了,就没什么意思了,他们会觉得他们什么都会,会觉得这根本就没什么了不起的。就如魔术的神奇,和那些魔术揭露者愚蠢和无聊。

李清照的《打马图经序》: 慧则通,通则无所不达,专则精,精则无所不妙。夫博者,无他,争先术耳,故专者能之。很多所谓的妙不可言大概都在这所简单的二三十个字当中了。在事实求是的套路里面专一地走的彻底些,就会发现很多的事情,就会是大多数人看不到的,看不见的,这里面有着天堑般的鸿沟,根本无法逾越,我们看看福尔摩斯所做的事情,在他专注的领域倾注的心血,而且是有目的地倾注和训练自己,储备自己,更重要的是,在那些被很多普罗大众所忽视的领域里专注,让你不对他神奇都是非常困难的。当然,不得不说,智慧之别通常在一开始并没有那么大,但是时间一旦拉开,就会被无限放大,大到,之后你无论怎么追赶都赶不上。这种时间效应就无蝴蝶效应般,影响之深渊,影响之奇妙,都超乎人的想象。

在这样两个无法逾越的世界中,通常这两者之间的沟通靠两种节奏来维持,一种是不容置疑的崇拜,一种是无法摆脱的强制。在市场交易中,大概也有这样的两种节奏,一种是不懂的人,这样的人如果想要在市场赚钱,最好的办法就是有如上述所言,无限的崇拜或者无法摆脱的强制。这就是为什么这个行业有时候所谓的造神真的很重要,一旦崇拜形成,就将可以畅通无阻,然而前提是,这个神自己应该明白,自己并不是神,因为这个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神。那有没有一种方式可以做到无法摆脱的强制呢。现实生活中,两个不太相干的人,形成这样一种无法摆脱的强制关系,是不太现实的,甚至是法律根本无法给予的。实际情况下,就是形成一种具有强制性的契约式的关系,在一个法律或现代社会大概才是能我们所接受的。比如,公司老板和雇员的关系,军人般的天职……

然后,真理总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也总是只能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唯有如此,才能形成一个我们今日之社会,今日社会食物链般的社会关系。以强胜弱是常理,我们始终需要明白,强者不一定会胜利,胜利的定会是强者,强者需要胜利为其代言,而一将功成万骨枯,这样的故事从来都不会谢幕。大家不要随便违背这些你根本违背了不基本规律。人类历史几千年来,真理又何曾掌握在大多数人手中过,从来没有。这从来就是一个优胜劣汰的社会,但也是一个需要平衡的社会,正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天道才是真理掌握者的极限。

来源:攀缠锋祖博客,欢迎分享与交流,(QQ/微信:251563188)
加入《难论系操盘手特训营》--让交易的乐趣从学习开始!